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都市最強打臉天王 > 第2432章 啥?
    “臥草,臥草,清華這是全體出動了啊,至于嗎!”

    “不會和中科院打起來吧?”

    “我看有點懸!”

    “張凡這個家伙,真的是……換了我是清華的院長,我估計得把他開除,好好的搞什么事兒。搞了就搞了吧,然而每次都能帶起一波節奏。”

    “走走走,去中科院那邊蹲一下,搞點一手資料,弄幾個頭條。”

    各個新聞媒體,也是興奮了起來。

    而此時的中科院,很多人,都是紅著眼,盯著張凡。

    對于朱潔的話,他們十分贊同。

    肯定是清華那邊,精心準備好的。

    為的就是來中科院打臉。

    干死張凡這個裝逼犯!

    “干啥呢,干啥呢,技不如人,嚷嚷啥!張凡同學,我請來的。范老他們,也是我臨時請來的。有問題,找我ok!”王銀律毫不猶豫的站了出來。

    剎那,怒吼聲驟然炸開。

    “王銀律,原來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你是我們的副院長啊,怎么能帶人來打我們的臉!”

    “叛徒滾出中科院!”

    尤其是想到王銀律吹了一個多月的張凡,這一刻,無數人心中只有一個念頭。

    王銀律這個王八蛋叛變了!

    “臥草,就我這個暴脾氣!行啊,今天你們有一個算一個,老子不把你們分配到偏遠地區的分院,老子就就不叫王銀律。”王銀律怒了。

    什么玩意兒!

    張凡需要我去幫他?

    一群戰五渣,還中科院的,搞實驗都搞不過一條基本不上課的咸魚,要你們有什么用!

    “王銀律,你給老子閉嘴。”周振訶這邊,神色極度陰沉。

    他真的沒有想到,今天這一手,竟然是王銀律準備的。

    驢艸滴,老子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兒吧?

    “周振訶,你給我閉嘴。一邊玩去!”一道冷喝聲,忽然響起。

    不遠處,田麗從人群之中,擠了出來。

    此時此刻,她的心跳,還沒有平復過來。

    她的眸光,落在張凡的身上,神色無比復雜。

    激動!不可置信!震驚……

    這么年輕的小子,竟然精通醫術!

    當王銀律給她說的時候,她就準備胖揍王銀律一頓了。

    這不是逗她嗎!

    就這樣的毛頭小子,也配給范老他們檢查身體?

    開玩笑,萬一出事兒了,哪怕是十條命,都賠不起!

    可是王銀律拋出了高遠!

    她之所以這個時候才趕來,就是去跟高遠確認去了。

    高遠,醫術通天!

    作為范老他們的醫療小組的護士長,她和高遠,也是見了很多次。

    然而,當她得到高遠肯定的答復之后,差點嚇死。

    這個家伙,竟然比高遠的醫術還要強大?

    天底下,怎么會有這樣的天才!

    “咳咳!”見到田麗,周振訶立即閉上了嘴。

    這個芭比金剛,是真的會揍人的。

    這貨,可不僅僅是護士長這么簡單。

    她還有一個身份,就是范老他們的貼身保鏢!

    戰斗力,爆表!

    “小田啊,給小周個面子,這畢竟是在中科院。”范蘇毅笑道。

    說實話,范蘇毅此時此刻,心中很好奇!

    田麗剛剛的話,很明顯就是偏向張凡啊。

    但是,剛剛第一次和張凡見面的時候,她并沒有表現出認識張凡的痕跡啊。

    為啥呢?

    “范老,這是高老爺子介紹過來給你們檢查身體的。”田麗低聲在范蘇毅耳邊說道。

    “啥?”范蘇毅眼珠子驟然瞪得渾圓。

    高遠!和他可是老朋友了!

    他們的身體之所以現在還如此健康,其實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高遠的功勞。

    幾十年的調理,加上有田麗這種按時催著吃藥的人,他們現在,比起其他同樣年紀的這一輩人,身體好了不少。

    這個小子,高遠介紹來的?

    不可能吧!

    “麗姐,別吧,明明是我給介紹來的好吧。”王銀律立即說道。

    開玩笑,他為了計劃這個,可是花費了好多腦力呢。

    他等會兒還想讓范老爺子他們死乞白賴的求張凡留在中科院呢。

    “啊?你今天叫我們來,是為了這個?”范蘇毅愕然道。

    “哎呀,不全是,范老,咱們回辦公室慢慢說。”王銀律笑道。

    周振訶一臉懵逼。

    ???

    張凡???是王銀律請來給范老他們檢查身體的?

    臥草,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一時之間,周振訶大腦真的有點轉過不來了。

    那為毛這個小子還來搞事兒?

    “有意思,有意思!”范蘇毅瞇著眼,看著張凡。

    這個小子,還和老高有關系。

    這就有點好玩了啊。

    這一刻,他對于張凡完成了這個實驗項目的事兒,無比肯定。

    畢竟,高遠這個家伙,十分看不起那種偷奸耍滑的人。

    “不急不急。”范蘇毅說道,然后朝張凡說道:“張凡同學,你在學術上有這樣的成就,怎么還是大二啊。清華那邊,對你很不上心啊,來我們中科院吧。”

    檢查身體,是小事兒。

    這樣的天才把握住,才是大事兒。

    “行了行了,別廢話了,我一天忙著呢,那有時間來你們這里搞什么研究,麻利點,給你們開點藥,我就要溜了,時間不早了。”張凡說道。

    ???

    這一剎那,四周無數人都懵逼了。

    臥草,這個小子啥意思?

    看不起中科院?

    忙?

    你忙個錘子啊。

    尤其是朱潔,那雙眼珠子,都快噴出火來了。

    “你算什么東西,敢這么和范老說話。”

    然而下一刻,王銀律的巴掌,直接遞了過來。

    “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兒嗎。滾犢子去!八個人,做了兩個月的實驗,還做錯了,丟人不丟人!

    張凡同學是我請來給范老他們看病的懂?你以為人家一天跟你們一樣閑啊?

    人家一張專輯,就賺了上億,上億懂伐?

    還作弊呢!有這個時間,人家再做幾張專輯,不香嗎?”

    聽到這話,朱潔一群人,瞬間安靜了下來。

    啥玩意兒?

    張凡,是來給范老他們看病的?

    什么跟什么啊!

    不過很快,‘上億’兩個字,仿若魔咒一般,在無數人的腦中盤旋。

    ???

    一張專輯上億?

    億?

    臥草!

    (晚點還有第二更。不過估計要一點多去了,狗子們別等,明早起來看。)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