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都市狂仙 > 2369.第2369章 再無一人
    玄月古城,所在戰場。

    這是一片斷壁殘垣之中,原本,此地皆是城池,卻早已經在大戰之中破碎。

    葉桐雨,自那天之裂痕之中,緩緩而出。

    劉七七滿面凝重,北域帝女,她早有耳聞,更不可小覷。

    不過,劉七七卻也無懼。

    她已入圣,而葉桐雨不曾。

    其二,玄月古城有百人,而葉桐雨,卻孜然一身。

    其三,諸城之爭,前十重賞,她劉七七,焉能敗之!?

    在葉桐雨起身的剎那,劉七七便已經大喝,“陣起!”

    轟!

    只見那九十九大天驕,早已經分散立于這一方天地之中,每一位天驕體內,皆有仙元騰出,匯聚成一道道陣紋。

    一座,足足覆蓋十里大陣,通天徹地,將葉桐雨身姿籠罩進去。

    九十九大天驕布陣,以一百四十四仙兵為基。

    以圣人,劉七七為大陣核心。

    只見劉七七身遭,腳下眾多陣紋匯聚,其身遭,更有兩大圣兵。

    一大圣兵為塔,七層之高,通體如若琉璃,四周有龍,龜,雀,象四大入圣仙獸于此塔之下,承載這一方圣兵。

    一大圣兵為刀,刀形如彎月,色如水墨,其上,刀柄之上,卻有一顆如瞳孔般的翠綠之石,散發著濃郁生機。

    圣兵,伏妖乾坤塔!圣月墨刀!

    兩大圣兵,劉七七滿面凝重,下一刻,其口中,便吐出一字。

    “殺!”

    轟!

    大陣之中,如騰萬道真龍,每一道真龍,皆恐怖到極致。

    萬龍騰空而起,向葉桐雨殺伐而去。

    在這萬龍之下,更有一道道雷霆凝聚,足有九道,如若圓環天鎖,蓄勢待發。

    葉桐雨望著這大陣,望著劉七七,以及那九十九大天驕。

    其面色如常,噙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容。

    “何必如此,終究一敗罷了!”

    萬龍襲殺,葉桐雨卻是緩緩抬起右掌于身前,旋即,手掌翻轉。

    只是一剎那,只見那一方天地,仿佛被某種巨力拉扯,萬道蛟龍,在這一刻,慕然消失。

    與其消失的,還有這大陣內,一方天地空間。

    像是天地,被硬生生的撕扯下一塊。

    葉桐雨凝掌,其掌內,一座小巧之塔,浮現在其掌心之中。

    這一幕,讓劉七七等玄月古城百人,近乎面色一呆。

    “此掌,為我曾經鎮血靈一族所創,曾有人為其命名為,鎮族天帝掌!”葉桐雨悠然出聲,“劉七七,你雖為圣人,但莫要引以為傲。”

    “圣人,在這世間,在眾生之上,但在真正的強者眼中,卻也不過是初入門庭之輩。”

    葉桐雨腳下微微踏出一步,一步,她便出現在劉七七面前。

    劉七七臉色,在這一刻僵滯,她瞳孔在凝縮。

    手中,身后,兩大圣兵,似乎欲動,可她卻感覺,自己身軀都已經僵硬到極致。

    一縷名為恐懼之物,在其體內滋生。

    葉桐雨輕輕一笑,“好生修煉,五岳帝苑,是一個不錯的地方,若能入圣第三關,我會考慮,收你入我麾下,以備將來!”

    音落,其腳下輕輕一跺,那九十九大天驕所成大陣,在這一刻,轟然爆碎。

    每一道陣紋,在這一刻,都在崩碎瓦解,化為虛無。

    不僅如此,在這葉桐雨一步之下,更有一道漣漪泛起。

    那九十九大天驕,在這漣漪過身,其身前,皆有命石浮現。

    只見其裂痕滋生,旋即,命石爆碎。

    一跺,玄月古城,九十九大天驕,盡敗。

    劉七七的余光望著那些破碎的命石,她在這一刻,卻只有麻木。

    “你,到底是誰!?”

    她近乎耗盡全力,吐出這五個字。

    葉桐雨手掌輕落,落在這劉七七的頭上,如若撫摸。

    “曾在一片黑暗之中,世人稱呼我為大帝!”

    音落,劉七七身前,命石卻已經浮現。

    無聲無息之中,那一道命石,便已經破碎。

    葉桐雨輕笑一聲,“離去吧,勝負早已注定,好生修煉,不必因此心存芥蒂。”

    “修煉至圣,已經很不錯了!”

    ……

    大堂之內,一片死寂。

    便是蕭含世,便是薛凰,在這一刻,都仿佛看見極不可思議之事。

    “這,便是那位北域帝女!?”

    “太恐怖了!”

    “此女,就算是大帝轉世,也不應該恐怖至此吧?”

    三人腦海中,各自浮念。

    如此輕描淡寫,破大陣,敗圣人之姿,這是他們從未見過,甚至從未想過的。

    簡直,就像是拂破一縷云霧,輕輕吹起,便已經煙消云散。

    那命石,代表的是眾天驕之命,也就是說,若是在外界真正生死交戰,不論是玄月古城的九十九大天驕,還是入圣的劉七七,已經隕滅了。

    何為毫無還手之力!?

    便是如此!

    玄月古城的率領者,更是整個人如若發懵。

    這就敗了!?

    八十一座城,曾排名第二,坐擁圣人,就這樣,敗在了一名女子手中。

    最重要的是,這女子,還未入圣。

    雨云帝族眾人,更是皆倒抽涼氣,望著那玄月古城的戰場內,卻是一言不發。

    “玄月古城,敗!望帝幽都,勝!”

    薛凰,忽然開口,其平緩之音,打破這一片寂靜。

    她輕輕一嘆,望向大堂之外,似乎看到了那從漩渦之中飛出的眾多玄月古城的天驕。

    那每一人,皆如喪考妣般的模樣,垂頭喪氣。

    這哪里是交戰,而是一場碾壓,近乎讓人絕望的碾壓。

    旋即,在那漩渦下,葉桐雨也緩緩走出來。

    她仍舊鳳冠霞披,珠簾遮面。

    葉桐雨微微抬頭,看了一眼秦軒所在的漩渦內,有十余鎮東古城的天驕已經從其中飛出。

    “恰好九息,言語耽誤了些許,不過,他還未出來嗎?”葉桐雨輕輕一笑。

    她目光悠然,秦軒的機緣,在未來,而她,卻在過去。

    坐擁多世大帝家當的她,哪怕,其中八分被后人所得,八分遺留在仙土,僅存的一小部分,也足以讓她輕而易舉達到如今的境界。

    但秦軒,卻是每一分機緣,都要自己去爭,自己去搏。

    葉桐雨并不覺得她優于秦軒,只是喜歡與秦軒爭上一分,有趣罷了。

    畢竟,能與她蒼天爭鋒之輩,在那動亂結束之后,徐無上身融天道,已……

    再無一人!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