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重生之魔教教主 > 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決戰黃全天
    大羅天,南蠻深處。

    當老蠻王再次看到楚休時,他還感覺有些意外。

    “你們不是在下界爭來奪去嗎?現在怎么還有時間來看老頭子我?”

    大羅天下界的事情老蠻王是知道的。

    其實以老蠻王的實力,他就算是煉制不出來通天鑰匙,隨便找個大派威脅一下,也會有人主動把鑰匙交到他手中的。

    但老蠻王卻不想這么做,或者說,他對于下界毫無興趣。

    蠻族的根都在大羅天內,他們在乎的也只是自家的這些地域。

    大羅天的武者在下界之地鬧再怎么歡騰,也跟他蠻族沒有絲毫的關系。

    楚休沉聲道:“這次我來,是有一件大事要跟老蠻王您商談一下的。”

    關于黃泉天的事情,基本上道尊他們知道的,楚休也都跟老蠻王說了一遍。

    聽罷之后,老蠻王忽然冷笑了一聲道:“我若說,這是報應你會不會信?

    萬年之前下界武者入侵大羅天,就如同現在的黃泉天入侵下界是一樣的。

    因果循環,報應不爽。他們有沒有想過,自己也會迎來這么一天?”

    楚休搖搖頭道:“不一樣的,黃泉天那地方可不是人族的居所,他們入侵下界,同樣也會波及到大羅天的,這點您應該能猜到。”

    老蠻王沉默了片刻,忽然道:“他們開出了什么條件?”

    老蠻王是蠻族當中少有的智者,或者說,他思考問題的方式跟人族很像。

    若是換成其他蠻族的族長,恐怕這個時候已經在思慮著,自己要趁機在后方偷襲大羅天,好報萬年前的仇怨。

    但是老蠻王無疑看的要比他們更遠。

    雖然心中有氣,但他究竟要站在什么立場上,這個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出手可以,他們蠻族卻不能白白出手。

    楚休沉聲道:“東域南域,各自劃分出五分之一的地域交給蠻族。

    各種陣法材料,全都以正常的價格去跟蠻族交易。

    投桃報李,如果老蠻王愿意幫忙,我也可以開放下界通道,讓蠻族下界,接受真火煉體,保證能夠讓蠻族一脈的實力大漲。”

    本來這個條件已經是道尊等人的極限了.

    但楚休可不怕蠻族崛起什么的,現在他唯一的敵人就是黃泉天,就是命魂。

    所以一上來,楚休便將所有的底牌都告訴了老蠻王,還加上了自己許諾的好處。

    眼看老蠻王還要說些什么,楚休直接道:“在下都已經把所有的底牌都告訴老蠻王您了,其他那些試探就不必了。

    我雖然愿意給蠻族許諾的更多,但您也知道,道尊和世尊能夠開出這樣的條件,已經是極限了。”

    老蠻王嘆息了一聲點了點頭,他也知道道尊和世尊的性格和行事方式。

    楚休能夠出開這等條件來,的確已經是極限了。

    “罷了,老頭子我便跟你走一趟吧。

    不過整個蠻族只有我會出手,其他人可不會跟你一起下界的。

    我蠻族本身就沒有多少人在了,可損失不起。”

    楚休點頭道:“沒問題。”

    只要老蠻王一個九重天的強者出手便足夠了,下界其他武者可不缺人。

    在楚休前來勸說老蠻王的時候,他便已經吩咐了魏書涯,要讓整個下界都動起來。

    北燕這邊楚休一言九鼎,西楚那邊有著拜月教跟天師府帶頭也是一呼百應。

    東齊這邊還有真武教等道門在,外加楚休和東齊朝廷的威望,幾乎是把所有勢力全都動員了起來。

    所以當楚休帶著老蠻王回歸的時候,整個昆侖魔教已經被前來這里議事的武者給占滿了。

    黃泉天那邊情況緊急,耽擱不得,楚休一揮手,眾人便立刻都云集在了昆侖魔教廣場之上的大殿當中,等待著楚休的指揮。

    站在無根圣火前,看著下方密密麻麻,有些熟悉,還有些陌生的人群,就連楚休都不由得有些感慨。

    這些人有些之前跟楚休是朋友,比如莫天臨和謝小樓,還有方七少也帶著劍王城全體前來。

    還有些曾經是敵人,像是慕白霜,和之前一直跟楚休作對,組建過誅魔聯盟,但卻一次都沒有贏過的純陽道門掌教凌云子。

    現在這些人因為黃泉天云集在此,只是為了一個目標,那就是活著。

    楚休或許是他們的敵人,但面對黃泉天那種未知的恐懼存在,他們卻寧肯聽從這個仇人的號令。

    看著在場的眾人,楚休沉聲道:“能夠在昆侖山巔看到諸位,我很意外,或許還曾經有人想過要踏平這里,但是如今,我們卻要聯合在一起,共御外敵,我想肯定有人會感覺很別扭。”

    凌云子等人都是東張西望一下,感覺別扭的正是他們。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他們現在的心情,那就是造化弄人。

    可能就連他們自己都沒想到,有朝一日,他們云集在昆侖魔教當中,竟然不是為了要絞殺楚休,覆滅昆侖魔教,而是來聽從楚休號令的。

    楚休繼續道:“不過諸位也不用別扭,這世間從來都沒有永遠的敵人,今日你我站在一起,是為了整個下界,為了整個大羅天而戰的。

    萬年前上古大劫,我人族不滅,不論是大羅天還是下界,都有生機繁衍。

    如今到了今日也是一樣,下界和大羅天的未來,便交到諸位手中了!”

    現在的楚休可以說是在號令整個大羅天跟下界,可以說是真正做到了巔峰之上,哪怕是昔日獨孤唯我都沒有這種待遇。

    獨孤唯我也只是能夠讓所有人畏懼和圍攻,但卻做不到號令這么多強者。

    不過這種時候長篇大論反而會引得眾人厭煩,就這么簡簡單單的兩句話便足夠了。

    今日眾人站在這里,不是為了他們自己而戰,更不是為了楚休而戰的,而是為了整個下界和大羅天而戰。

    特別是下界一些尋常宗門出身的武者,他們站在這里竟然好像還有一種使命感,好像自己正在見證著歷史。

    拿出一張地圖來,楚休沉聲道:“黃泉天的存在跨越南海之后進入十萬大山,目標的方向乃是西楚都城所在。

    但實際上,他們應該是奔著西楚龍脈而去的。

    之前我便在西楚的龍脈之地當中斬殺過黃泉天的這些存在,他們來這里,就是為了盜取龍脈之力,將其灌注到黃泉當中。

    龍脈之地的力量諸位平日里可能感覺不到什么,不過一旦龍脈之地的力量都被盜取,那迎接我們的,才是真正的大劫。

    地龍翻身,江河枯竭,洪水旱災接踵而至,甚至會導致元氣稀薄下降,那種場景我想是誰都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我等必須要將黃泉天攔在十萬大山當中,不能讓其進入西楚一步!”

    這種事情并不是楚休危言聳聽,而是他在踏入了武仙九重天之后所領悟出來的。

    那一刻楚休仿佛跟天地結合,看到了這方天地的意志,自然也知道了龍脈之力被盜取之后,究竟會有著什么樣的后果。

    揮手之間,數萬下界武林和大羅天的高手精銳離開昆侖山,直奔十萬大山,南蠻之地所在的方向而去。

    此時南蠻之地,十萬大山的密林當中,四大魔尊還有兩名持劍的武者徑直跨過十萬大山,向著西楚的方向行去。

    那兩個持劍的身影一個是青年人的模樣,還有一個則是老者。

    他們幾人也跟之前被復活的那些人一樣,身軀灰白,好像被人拼接出來的一般。

    不過跟龍圖和尚比,他們身上的一些細節好像更加的細致一些,相貌并沒有太大的扭曲變化,甚至跟生前有著九分相似。

    而跟在他們身后的則是一眾浩浩蕩蕩的妖魔大軍。

    跟他們相比,他們身后的那些存在才算得上是一群妖魔鬼怪。

    那些存在當中有的是人形,但卻相貌猙獰扭曲,甚至還有的半邊人形,半邊卻是白骨。

    更有一些乃是半人半獸,或者是一群白骨所組成的巨大獸類模樣,也有一些鬼物游魂之類的東西。

    這些妖魔身上有著無盡的幽冥黃泉之氣溢散而出,所過之處,侵染著周圍的環境,讓元氣變成死氣,甚至就連那些花草樹木都瞬間枯萎,十分的可怖。

    當楚休帶著上下兩界武林精銳堵截到他們時,所看到的便是這么一副場景。

    之前只聽說過黃泉天,并沒有親眼見過的那些武林中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若是放任這些妖魔鬼怪進入中原武林腹地,那的確是一場災難,一場大劫。

    楚休對天魂傳音道:“那便是劍圣顧傾城和劍皇沈蒼武?”

    天魂點了點頭道:“就是他們,五百年前天下劍道,顧傾城占六,沈蒼武占四,他們兩個人便能夠代表整個江湖的劍道,余下一些邊邊角角,根本就上不得臺面的,才是其他劍者。”

    楚休瞇著眼睛,打量著四大魔尊等人。

    他忽然發現一個奇怪的事情,那就是不論是四大魔尊還是劍圣劍皇,他們好像都沒有自己的神志。

    五百年前被復活的存在有兩種,一個是像龍圖和尚和花弄月那樣,有著五百年前的全部記憶,會思考的那種。

    還有就是像上代天師那樣,徹底失去神志。

    這幾位可以說是命魂真正依仗的心腹,但他們好像卻并沒有神志,只是傀儡。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