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最強贅婿 > 570:和仁堂坐診
    “我說的都是我的心里話,那些虛頭巴腦的東西,我從來不會說。”沈萌是個直性子,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說,到底是剛剛畢業的大學生,心思單純,沒有那么多的心眼。

    這種人其實更好相處。

    不過,對于沈萌的直言不諱,龐飛也說不上來喜歡不喜歡的,此趟前來,他本就是來幫沈開發的,至于沈萌喜歡不喜歡,討厭不討厭,又和他有什么關系?

    “沈老板,事情已經解決了,那我就先走了。。”無視沈萌的話,龐飛卻是對深刻開發這樣說了一句,轉身就要離開。

    盧醫生跟了上來,說是要跟龐飛討教一些東西。。

    那二人就那樣你一句我一句地說著離開了,好像沈萌就是空氣一樣,這可把沈萌給氣的不輕。。

    “混蛋!”

    “噓……”沈開發趕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示意沈萌說話聲音小一點。

    “人家幫剛你解了圍,你現在就在背后罵人家,哪有你這樣的。”

    “那你剛才沒看見嗎,他無視我,無視我啊,好像我是空氣一樣。”越想越氣,越想越窩火。

    沈開發哀嘆一聲,“看見了,這說明人家對你真的是一點意思也沒有。可惜了,可惜了啊。”

    “哼,他對我沒意思,我對他還沒意思呢。”沈萌氣呼呼地說完,也跟著轉身離開了。

    再說龐飛這邊,盧醫生有事要去京都一趟,希望龐飛能在和仁堂幫忙坐診幾天。

    “也不需要每天都坐在哪里等著,就是有一些其他伙計實在看不好的病,咱們去給瞧瞧就行。二樓就是休息室,平時我都是在二樓呆著,上面還有很多的書籍什么的,也有電腦,看書看電影這些都隨便你。你要嫌無聊,你也可以不在店里呆著,就是如果店里有伙計們應付不了的客人給你打電話,你能趕過去也成。”

    好像生怕龐飛不愿意似的,盧醫生把和仁堂的好處一一都給擺了出來,也沒給龐飛太多條條框框的限制,只一個要求,店里面有伙計們解決不了的病人時,龐飛能及時出現就行。

    盧雪健要不是實在沒辦法了,還真不好意思跟龐飛張這個口。

    龐飛其實也沒他想象的那么難說話,畢竟他是盧雪健花了一百萬請的坐診醫生,做這些事情也都是應該的。

    “哎呀,好,太好了,我先前還怕這跟咱們之前說的約定不一樣,你會不答應呢。看來是我想多了,龐兄弟可比我想象的要親切好說話多了。這就好,這就好。”

    龐飛心里一陣苦笑,心想我到底給你留下的是個啥印象,這么點事情還得人家左右顧慮呢。

    看來,自己以后是要多笑笑了,老是伴著個臉的樣子,嚴肅又冷酷,的確很容易給人一種不好親近的感覺。

    隔天,龐飛就按照約定,要去和仁堂坐診了。

    他把這些事情都跟安瑤說了,安瑤倒是擔心,“那你柳市集團那邊的事情都處理好了嗎?”

    “啊?哦,好了。”龐飛心虛地應了一聲,差點忘了昨天騙安瑤說柳市集團有事的事。

    安瑤點點頭說,“你都處理好了那就行,人家盧老板給你開的年薪百萬,又不需要你經常出診什么的,這錢的確拿的不心安理得。如今有事情做也好,也算對得起他給你的這份榮譽了。”

    見安瑤并未對昨天的事情起疑心,龐飛也就可以松一口氣了。

    吃過早飯,龐飛便準備啟程去和仁堂。

    雖說盧雪健說的是讓他不需要一直呆在藥店里,但龐飛想著,反正自己也沒什么事,倒不如去藥店里帶著。二樓不是有很多醫書嘛,他可以去看看。

    清早八點,和仁堂的門口隊伍就排的很長很長了,不少人都是天沒亮就在這里排隊等著。

    最近天氣變化無常,時冷時熱的,的確容易感冒發燒之類的。

    龐飛往店里走,那些排隊的人還以為他是要插隊,不少人跟著呵斥,“喂,要抓藥后面排隊去。”

    “插隊很沒素質的,你看看我們。”

    “我們可是一大早就在這里等著的,你好意思插隊嘛你。”

    龐飛苦笑著說,“我不是來抓藥的,我是這里的醫生。”

    有人用懷疑的眼神上下打量著龐飛,“你是醫生?開什么玩笑,這里的醫生我都認識的,可從來沒見過你。”

    “新來的,新來的。”龐飛始終客客氣氣地說。

    那人依舊不相信,“我看你就是想插隊,故意騙我們呢。還醫生,哪有你這么年輕的醫生,趕緊的,后面排隊去。”

    “哎呀,龐神醫,你來了!”便在這時,有和仁堂的伙計出來,一句龐神醫,讓先前懷疑龐飛那人愣住了。

    還真是和仁堂的醫生啊,我去,這也太年輕了吧。

    而這時,人群中不少人也認出了龐飛來,“我那天看過龐神醫和盧醫生的醫術比拼的,龐神醫和盧醫生不相上下,那場比賽可謂空前絕后的精彩啊。今天有龐醫生坐診,咱們盡可以放心啊。”

    “放心放心,我們都放心。”人群中不少人吶喊著。

    先前質疑龐飛那年輕人臊的臉紅的不行,低著頭不敢再說話了。

    龐飛被伙計帶到了二樓,“龐神醫,你先這邊休息著吧,我們正打掃下面呢,怕給您弄臟了。這平日里盧醫生在,也是大部分時間都在這休息,因為我們下面也有其他的坐診醫生,一些小病小崽什么的都可以看的,除非遇到一些看不了的病,才會找你們。”

    龐飛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行,那您先休息著,我下去忙了。有什么事情您盡管叫我,我叫金志軍,您可以叫我小金或者小軍,都成。”

    “好。”

    這一切應該都是盧雪健臨走的時候交代好的,不得不說,盧醫生的心是真的很細致,很多東西都考慮的很周全。

    金志軍走后,龐飛便在這屋子里閑轉起來,滿屋子的醫學書籍,琳瑯滿目,可見這盧雪健對醫術的研究有多癡迷。

    而且,整個偌大的書架,除了有關醫學的書籍之外,就再也找不到任何一本和醫學無關的東西了,這不得不讓龐飛感慨,太癡迷了,真的是太癡迷了。

    從書架上拿了一本比較古老的書籍,書的扉頁都破爛不堪了。

    這是一本古書籍,上面記載的都是一些很不常見的中草藥,而且很多沿用的還都是生僻的名字。

    龐飛好奇地翻閱起來,這一看,不知不覺地就入迷了。

    一本書過去了大半,樓梯間突然傳來“蹬蹬蹬”急促的腳步聲,“龐神醫,龐神醫……”

    是小金。

    “是有你們看不了的病人嗎?”小金出現,那定然是這個原因了。

    果然,只見小金點點頭說,“很……很奇怪的一個病人,您……還是下去看看吧。”

    將手中的書合住,放在書架上原來的位置,龐飛便跟著小金一并下來。

    當看到坐在問診臺前那個穿著黑色風衣帶著帽子和口罩的人影時,龐飛的腳步便不由自主地緩了下來。

    這哪里是什么病人,這分明就是仇家尋上門來挑事來了。

    那天晚上,此女子是被另外一個叫蠱主的女子帶走的,今日她卻是孤身一人前來此地,卻又不知是何目的。

    龐飛讓一眾人等全部離那女子遠遠的,又不好說出緣由,便只好撒謊,說那女子得了急癥,會通過空氣傳播的那種。

    圍觀看熱鬧的人群自然一下子退避三舍,有多遠就躲多遠,但和仁堂的伙計們不能那么做,他們是治病救人的,怎可被這些東西嚇到。

    從這一點,倒是看的這些人的素質,的確是配得上和仁堂三個字。

    “你們留在這也幫不上什么忙,都離遠一點吧。”

    “那……龐神醫,你有任何的需要,隨時喊我們。”小金帶著大家,都退到了柜臺后面。

    此刻,問診臺前就只剩下龐飛和那個蠱族公主兩個人了。

    那女人伸出纖纖玉手,讓龐飛幫其把脈。

    把脈?

    龐飛才不相信她的心思會那么單純。

    不過,為了不引起周圍人的懷疑,他還是照常將手放在了女子的手腕處。

    手指剛一放上去,他就發現女子的手臂下有什么東西在蠕動,并且,以極快的速度在向他的指尖移動。

    又來這一招!

    龐飛沒有將手縮回去,而是手指稍稍往上移動了一下,摁住女子手腕上的名門,使得那蠱蟲無法再向前移動。

    女子“哎呀”一聲,“龐神醫,你是給我把脈呢還是要害我呢,我這胳膊都快被你給弄斷了。”

    好一個反將一軍,這點小伎倆,可難不住龐飛。

    他迅速將手從女子的手腕上移開,只要不互相接觸,那蠱蟲就無法進入龐飛的身體。

    女子卻又心生一計,說什么龐飛只把了那么一小會,能確定自己得的是什么病嗎?

    “確定,并且肯定,你得了不治之癥,而且快死了。”

    “胡說八道!”女子突然拍著桌子怒喝著站起來,在她看來,龐飛這分明是在詛咒她。

    她們蠱族人十分相信詛咒一事,就如同某些佛教信徒對佛法的信任一樣,所以,在聽到龐飛如此說她的時候,女子的反應才會如此的大。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