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女生頻道 > 男神寵婚日常 > 第373章 曾經少年
    表情那么的諷刺,卻也帶著一絲極其淺顯的受傷,韓路的表情卻變得越來越堅定,看著對面的顧昀“奸臣么,若我現在所做的注定要被人說成奸臣,那我便做定了這個奸臣,又能如何。”

    “韓無咎,你肆意媚上,就不怕那史官的筆,就不怕身后名聲,遺臭萬年嗎?”顧昀因為生氣,本來蒼白的臉上甚至多了幾分薄紅,他激動的胸膛起伏,狠狠的斥責韓路。

    “哈哈,我若無愧于心,后人如何評價,又當如何。”韓路表情邪肆,語氣囂張,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名聲的樣子。

    “韓無咎……”顧昀看他如此癲狂,喊他的名字。

    韓路聽到以后,也只是盯著顧昀,就聽到顧昀語氣冰冷“若早知你是如此禍害,當年我便該讓先生打斷你的腿,也好過讓你這樣禍亂朝綱!”

    “顧子熹……”顯然這話也真的戳中了韓路在意的點,于是他本來還算冷靜和陰鶩的臉上,也有了一絲裂痕,喊了一句顧昀的字。

    但他也得不到顧昀的回應了,撐著說完了剛才的一句話,顧昀倏爾倒在地上,韓路見此,也腳步上前“子熹……”

    畫面隨之變成一片黑色,在這個時候,劉彤和周杰兩人才發現剛才兩人完全在劇情沖突里面,剛才整個身體都緊繃,一直看著電視畫面里的劇情。

    十幾分鐘過去,因為緊張一直咬牙,兩人只覺得腮都是重的,牙根被咬的有些酸。

    在顧昀暈倒,整個畫面隨之消失,兩人才覺得松一口氣,之后就是擔心,剛才的兩個人,之后怎么了。

    但劉杰作為導演顯然是不想讓大家知道接下來的事情,當然,其實原著黨看過,還是知道的,電視劇播出的畫面里,一片黑色中,出現了幾個字:五年前。

    畫面突然發生了改變,白雪飄飄,一院子的紅梅飄香,有那身著淺藍色長衫的小廝手里捧著筆墨紙硯,在這片紅梅林子里走著。

    “你們腳步輕些,莫要驚擾了這踏雪紅梅之景!”中間的亭子里,一個身著玄色錦衣的少年有些可惜的指著這群小廝,讓他們小心一點。

    見到他這樣憐花的模樣,亭子中心圍爐而坐的少年也都是笑著對他指指點點。

    “仲言兄不愧是惜花之人!”正說笑的時候,才看到不遠處一位少年也踏雪而來。

    他一身月白色墨竹的長衫,灰色的裘皮披風,那黑色的狐貍毛更顯得少年面如冠玉,相貌清雋秀雅,雖然身形些微單薄,卻是一身氣質清冷干凈,望之不俗。

    見到他來了,本來在說話的其中一人站起來,對著他笑道“子熹今日可來遲了,罰酒一杯。”

    這人本來并不顯眼,是被最開始說話的秦仲言擋著,只在屏幕中露出一角而已,此時隨著他開口說話,鏡頭里才慢慢的讓大家看到,這說話的人是誰。

    一件深藍色長袍,少年人琥珀色的眸子里裝滿了笑容,以及對來遲了的同窗的揶揄。

    他說話的時候,顧昀已經把自己的披風遞給身邊的小廝,拾階而上,到了他們這處亭子里面。

    而圍著爐火的幾個學子在聽到韓路說的話之后,卻馬上笑開了“咱們素來是知道無咎你和子熹關系最好,他既然來遲了,一杯酒怎么夠?”

    顯然都不滿意韓路說只罰顧昀一杯酒這件事,故意說兩人關系好,才會如此先聲奪人,想要讓顧昀逃了懲罰才好。

    韓路聽到以后,自然不承認“怎會如此,怎會如此!”大家如何信他,都搖頭指著他笑。

    在這會兒功夫,顧昀已經進了亭子,正好聽到大家說要罰自己酒,顧昀雙手交疊,與各位同窗行禮“山路行車不便,子熹來遲了。”

    然后見到大家都指著韓路說話,才也跟韓路說道“多謝無咎為我解圍,不過這罰酒,還是三杯才算是誠意。”

    韓路笑了笑,沒說話,其他人看顧昀愿意罰酒,便都答應下來,讓小廝把熱好的酒端上來。

    顧昀連續喝了三倍,一口干掉,須臾功夫,如玉的面容依舊是浮現淺薄的粉紅,更顯得龍璋玉姿。

    看到他如此大方的罰酒了,大家也都不再為難,剛才被人說憐花的那位秦仲言卻也坐下來,與大家說道“各位可是聽說了,今早陳御史又參了慶國公縱子行兇……”

    本來只是飲酒說笑的眾人聽到秦仲言說這些之后,馬上也都收斂了笑容,只聽到其中一人說道“那慶國公二子著實囂張,不過仗著國公爺的功勛,便不把尋常百姓看在眼里,那周家何其無辜……”

    “慶國公世子倒是個好的,偏弟弟這樣不懂事,皇上他……”

    “幼子多溺愛,慶國公一生戎馬,哪想到卻偏偏到了晚年,卻被兒子如此毀了名聲。”

    幾人說完以后,看到顧昀和韓路兩人都不曾說話,秦仲言便問了“不知子熹和無咎對此事何解?”

    顧昀手里捧著手爐,聽到同窗問自己,語氣清淡卻也堅定“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既然那周家提告了,便應該交給大理寺好好的審問一番,若是那周家誣告,便該打板子的打板子,該發配的發配,若是那慶國公幼子的確殺人,自然該怎么懲罰怎么懲罰。”

    這卻說的簡單,秦仲言看他如此說,卻搖頭“如何有說的這般簡單,慶國公年輕時候帶兵擊退外敵,于國家有功,只有這兩個兒子,皇上總要體恤為國家付出的老臣啊。”

    “便是慶國公為國家有功,也并不是兒子的功勞,反而他既然生為慶國公的兒子,便更該知道自己的父親曾經的付出,保護的也是咱們大舜的尋常百姓,他不能體會父親心思,真的欺壓百姓,如何當得起慶國公曾經的付出,既然錯了,便該承擔,該受到懲罰。”

    顧昀不以為然,說的頭頭是道,眾人也知道是這個道理,但道理如此,要執行又有多難了,秦仲言不由得看了眼一直不說話的韓路“不知無咎又是怎么看的呢?”

    韓路喝了一口酒,微微一笑“我看就是,小懲大誡!”有種看破不說破的狡猾。

    他說完之后,大家都有些不懂,想要聽到他解釋,韓路張口,卻哪知道突然畫面結束,放起了片尾曲,竟然是第一集結束了。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