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我命清風賒酒來 > 214.連番消息
    那是當桃花劍閣的弟子追過墻后發生的爆炸,整面墻都炸塌了一半,煙塵之中,還有濃烈的酒糟味。

    尚在院中的桃花劍閣弟子連忙跑過去,以袖揮擋煙塵,定睛去看,追出的那三人已經沒了聲息。

    而這隔壁的院里,酒缸碎瓦無數,殘余酒水已經起火,地面火勢阻攔在前,擋住了從這邊追去的道路。

    當然,也早不見了那兩人的蹤影。

    “該死!”這桃花劍閣的弟子不由暗罵一聲。

    很快,身后便有匆匆的腳步聲而來,這是聽到呼哨的同門。

    “追!”數人分兩路,施輕功沿兩側房上追去。

    不過幾息,衣袂破空之聲臨近,一道身影驟然落下。

    陸延年看著倒塌的院墻,以及抬出的三具門中弟子的尸體,默然不語。

    隔壁院中酒水本就不多,引發的火很容易被撲滅,只不過死了三個人,在場諸人自是心情沉重。

    “大師兄。”先前那人硬著頭皮,抱拳道:“三位師弟都是被火雷子所害,賊人以酒缸起火,阻斷去路。”

    這點任誰一看都能看明白,而他之所以出言,當然是不想讓對方怪罪自己。

    畢竟,倉促追擊之間,誰也沒想到對方竟會身懷火雷子,而且這院墻對面剛好便有堆放的酒缸等物,爆炸助燃,就算他們以輕功擇別路去追了,也是慢了很多。

    陸延年在想的,卻是康義仁為什么會逃走,難道對方真的是東廠細作?

    可是,顏玉書已經失勢,被東廠追殺,那么,康義仁不惜暴露自己也要幫對方,這又是為了什么?

    再就是,逃走的還有一個女人,是顏玉書的手下么,她在此時來,是為了商議什么?

    種種問題,陸延年一時想不明白。

    他沒有立即動身去追,而是打算再看看。

    陸延年沒有回應一旁的人,走到付吟霜兩人破窗的路徑上,瞧了瞧。

    他看著窗欞,然后朝房內端詳著,判斷兩人應該是很急,同樣,也很果決。

    “是怕被自己見到后,就能察覺出端倪么。”陸延年心中很快想到,康義仁逃走,很大可能就是因為自己過來,要見對方。

    這邊,他打算進屋看看,但眼神忽而微動,然后朝院門方向看去。

    一個中年人從外邊匆匆趕來。

    “延年,你快去看看。”對方連忙道。

    “杜長老。”陸延年抱拳一禮,見對方神色著急,腳下邊過去邊問,“出什么事了?”

    來人正是同行下山的門中長老杜增,此時聽了,也不說,只是一把抓住陸延年的手臂,拽著就往外走。

    陸延年哪怕心中疑惑,但還是快步跟著。

    等他出了偏院,才見杜增四下看了看,然后壓低了聲音,“康長老死了!”

    陸延年一瞬驚愕,愣了愣。

    “死了?”他一時想不通,方才康義仁還從靜室里跑了。

    等等…陸延年瞳孔微縮。

    “尸體就在大堂。”杜增道。

    ……

    兩人走上臺階,快步進了大堂。

    此時燭火很亮,堂中內外只有三五弟子在,其余人自是去追‘康義仁’了。

    堂中放了個擔架,白布蓋著一個人。

    陸延年臉色沉著,走了過去。

    “人是剛剛發現的。”杜增說著,然后擺了擺手,旁邊一個年輕弟子便走到近前。

    他沖陸延年一抱拳,然后道:“稟師兄,我們是在春臨坊的一座廢棄小院里,發現的康長老尸首。”

    陸延年點點頭,持劍之手一翻,以劍鞘末端挑開白布,登時便露出其下所蓋的,康義仁尸身來。

    因為一夜過去,尸體自然不好看,且隨著掀開白布,異味也傳了出來。

    陸延年微皺著眉頭,以劍鞘慢慢將白布全部挑開,一旁,杜增和那弟子下意識朝后退了退。

    血跡已經干了,康義仁脖頸上糊著血和土混合的褐色硬痂,身上自然也臟亂。

    但除此之外,沒有能一眼看到的傷勢,包括康義仁身上,除了雙手外,都沒有太多血跡。

    康義仁這是被人一招所殺,而且應是偷襲,否則以他的武功,不可能沒有反應,也就不會被一招殺死。

    當然,若出手的是大修行,自當兩說。但顯然,陸延年不認為會是大修行動手殺人。

    因為沒有必要。

    只有康義仁死了,今日才會有易容而來的冒牌貨,然后救走了顏玉書。

    所以,動手殺人,然后拋尸的是誰,也就顯而易見了。

    陸延年將白布挑回去,便將康義仁蓋上了。

    “上報宗門了么?”他問道。

    “已經飛鴿傳書。”邊上那弟子連忙道。

    陸延年點頭,然后道:“將此事通知宋長老,并告知梁州府衙。”

    杜增眉頭皺了下,他當然知道對方這是什么意思,宋士淵此前便去了府衙,與燕廷玉商討要事,現在告訴雙方這個,明顯是表明桃花劍閣要有動作了。

    的確,門中長老被人所殺,甚至還冒充進來將門中弟子一番戲耍,這口氣,桃花劍閣無論如何也咽不下去。

    同樣的,這未嘗不是一種宣示,對官府或者說燕廷玉所代表的朝廷的宣示。

    一旁弟子自是領命而去。

    等人走了,杜增才道:“此事非同小可,你我必要找出殺害康長老的真兇才是。”

    彼此情誼倒是兩說,只是因為他們是一同下山的,如今宗門派下的事情還未辦好,人便死了,這怎么也是交代不過去的,而且必然還要問責他們二人。

    陸延年當然知道這點,只是沒想到,都現在這個時候了,對方還會說這等無用的話。

    “杜長老可有懷疑?”他問道。

    杜增搖頭,“這無頭無緒,從何說起,還是等驗傷之后再說吧。”

    “殺人者,便是東廠顏玉書。”陸延年看他一眼,落下這么一句,提劍便走。

    “顏玉書?”杜增疑惑道:“你為何這么肯定?”

    但陸延年已經走出去了。

    而當他走到大門口的時候,還未上馬,便有弟子跑來,一臉驚慌。

    見了他,先是一愣,隨即連忙道:“大師兄,出大事了!”

    “說。”陸延年皺眉。

    他認出這是隨宋士淵去府衙的師弟,當下不免以為是府衙事情未談成,宋士淵出了什么事。

    “燕廷玉死了。”這人語速快而急,“宋長老讓咱們幫官府抓人!”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