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女生頻道 > 穿越五十年代之養殖大戶 > 第二百九十四章赤裸裸的威脅
    周繼國在家住了五天,看家里事情都處理的差不多了,就收拾行李準備著要回去了。

    當然,走之前,他還得把一些事安排好才行,畢竟他現在是要養幾個沒成年的弟弟的。

    李如翠看老大里外的忙活,覺得不對,拉著他問咋回事。

    周繼國覺得這事沒啥好隱瞞的,也瞞不住,就說了自己準備走的事,沒想到李如翠急了。

    “你咋不早說,哎呦,我這行李還沒收拾呢!”她叫喚完就忙不迭的往屋里跑。

    周繼國皺了皺眉頭,走進屋就站在門邊看著他娘在里面跟無頭蒼蠅一樣忙碌。

    “娘,你要跟我一起走?”他看著好像是這個意思。

    “當然了,咱家都分了,我再在這住著合適嗎,我得跟你一起走,去你二弟那才行。你二弟只給我寫信說在哪哪的,我也弄不清,跟你一起過去,你直接給我送老二那去就行。”李如翠如意算盤打的噼啪響。

    周繼國皺眉,他對帶老太太去周繼富那沒啥意見,這中間他損失的也就是個車票錢,但是他對于老太太能離開老家存在著疑問。

    “娘,帶你去找二弟到沒啥問題,不過你這次去是打算常住吧,那你的戶口咋辦?到了城里要是沒戶口可是沒有口糧的。”

    “戶口?”李如翠很驚訝,因為她根本就沒考慮過這個問題。

    當初老大老二走的時候她看著是說走就走,可沒說啥戶口的事,所以她很是狐疑的看著老大,心想莫不是她不想讓自己跟著去故意為難自己吧。

    周繼國哪能看不出她想什么,干脆把這事推了出去,“其實這事我也不太明白,你最好去問問村長,打聽清楚了,你也知道我這個正式職工一個月也才三十六斤的糧食,老二還只是臨時工,肯定還沒有這些糧食呢,你要是不遷戶口就這么過去,那點糧食不一定夠吃。”

    其實糧食問題還是其次,主要是介紹信問題。

    當初他拿了介紹信出去,也是趕緊找活干,這才能在外面留下。老二出去的時候屬于偷跑,根本沒有介紹信,所以他只能成為盲流,也是后來找到了工作,這才能在城里留下。

    現在老太太要去城里,沒有介紹信的話火車票都買不了,難道讓她學老二扒火車去嗎。周繼國不太看好的搖了搖頭。

    李如翠風風火火的跑出去,結果一小時后,一臉猙獰的又跑回來了。

    周繼國一看她臉色,都不用問就知道肯定沒戲。

    “那王八羔子,現在看我是孤兒寡母的,這才欺負我,你給我等著,看我家老二發達了怎么治你。”她很叨叨的在屋里罵了一通。

    原來她跑到村長家就說要去老二那常住讓村長給她遷戶口。

    把村長嚇得啊,他多大能耐啊,能給李如翠這農村戶口遷到城里去,再說就算他真有這本事,那也是先給自己家人遷啊,李如翠算老幾啊。

    等聽明白李如翠的意思后,他又是一陣無語,這可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村長不想搭理她,但是李如翠還糾纏不休,一副今天你不給我遷戶口我就不走了的架勢。村長看這樣不行,干脆就板起臉來,拿出上面剛發下來不久的文件,開始給李如翠長篇大論的講現在的政策。

    李如翠一個農村婦女,哪能聽得懂那些,不一會兒就被村長給繞暈了。

    不過基本意思她還是聽明白了,就是現在國家剛剛成立生產隊,對社員的流動嚴格控制,別說遷戶口了,以后她想去縣城或者是別的地方都得事先跟生產隊長也就是村長請假才行,否則就哪都去不了,只能在村里跟著大伙兒一起種地。

    李如翠聽后傻眼了,這、這咋跟坐牢一樣了呢。

    “可是我分家跟了我家老二啊,我家老二在城里住,我當然得跟著去了。”李如翠爭辯道。

    村長高深莫測的搖了搖頭,說道:“你雖然分家了,但是戶口在咱們生產隊,那就必須在咱們生產隊里上工,掙工分養活自己,咱新中國可不興有好吃懶做的社員。要是你不聽組織的話,私自跑城里去找你家老二,如果沒人知道還好,要是別人舉報了,那就進班房的下場。我這可不是嚇唬你,是人家文件上白紙黑字寫著的。”

    李如翠覺得前途無望,難道她以后就要和她家老二兩地分居嗎。

    “當然,這只是暫時的,國家剛剛成立生產隊,正是需要咱們廣大社員支持擁護的時候,你想想,國家這邊剛有政策,你回頭就收拾東西跑城里住去了,讓誰看了都得說你對國家政策有意見是吧。我不求你多積極,但是也不能給咱們生產隊拖后腿吧。你放心,你家的情況我都清楚,你留在咱們生產隊也是暫時的,等你干不動的時候我肯定給你開介紹信,讓你去你家老二那養老怎么樣!”村長一副絕對說話算話的表情。

    李如翠張大了嘴巴,要干到干不動為止,那得多大歲數啊!她腦子里立馬出現了自己頭發花白,一張嘴就剩牙床子的形象,估計那時候肯定就干不動了吧。

    她趕緊搖了搖頭,把那些不太友好的畫面搖散,為了自己的利益繼續跟村長爭辯。

    村長新官上任,前三把火還沒開始燒呢,怎么可能放李如翠走,要是大家都有樣學樣,都往城里跑,那他這生產隊長不就成了個光桿司令了,所以他始終用上級文件來武裝自己,堅決要跟李如翠這樣的惡勢力斗爭到底。

    你來我往的吵了幾十個回合,李如翠急眼了,干脆坐在地上撒潑打滾。

    村長嚴肅著一張臉,一副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淫的樣子,和她對峙。

    李如翠更是放下狠話,不管村長同意不同意,她是非走不可,看她走了,村長還到哪去抓她回來。

    村長冷冷的哼了一聲,說道:“你要是不說你有這種意圖,你偷跑了可能弄我個措手不及,不過既然你現在說了,我是段不可能給你這個機會的。你要是覺得我是在說大話,那你盡可以試試,你要是能出了這個村就算你能耐,當然要是你真的出了這個村還沒我親自開的介紹信,那就不好意思了,我這生產隊長別的能耐沒有,把你送進班房的能力還是有的。”這就是**裸的威脅了。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