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異界烽火錄貳烽云再起 > 一八八 不倒的軍魂
    ……

    “楊帆啊……我真的沒想到你這么快先去了……精衛營的理想剛要展翅你就迫不及待的走了,就真的不愿意再熬一熬么?”

    劉策再次倒滿一碗酒,語氣哽咽地對著楊帆的碑文說道。

    “還記得我們當初一起從千軍萬馬中怎么殺出來的么?當初我答應了你們帶著大家一起把這亂世填平,可是……”

    說到這里,劉策已經泣不成聲,端起酒碗喝了一大口。

    “抱歉,我沒能抓到姜澤,也沒能保護好你的妻子,但你放心,我一定會將姜澤的人頭帶到你們面前祭奠你們的在天之靈,

    對了叛徒是洪應文,不過抓到他時,已經在林溫墳前自盡,便宜他了……”

    劉策起身從包裹里取出寧氏的靈位,放置在楊帆邊上。

    “現在,我能做的只是讓你的妻子回到你身邊,楊帆,你小子好讓我羨慕,有個肯為你殉情的妻子,但,我真的不愿意見到這一幕……”

    恍惚中,劉策似乎看到了楊帆和寧氏相偎望著自己的模樣。

    劉策輕笑一聲,晃了晃自己的腦袋,隨后來到林溫碑前,嘆了口氣什么都沒說,只是撫摸著上面銘刻的字,仿佛也看到了林溫的笑容……

    接著,劉策一個個撫摸過五千精衛營將士的名字,最后閉上眼睛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淚滴,毅然回到酒壺前倒滿一碗酒。

    “諸位兄弟,我劉策發誓,定要完成精衛營未盡之使命,將這片渾濁的亂世全數掃平,打造成盛世繁華的景象,如果你們在天有靈,就請保佑精衛營無往不勝!勇往直前!”

    劉策一聲大吼,將碗中酒水盡數傾倒在英烈碑前……

    “弟兄們,你們就在天上看著吧!我會讓你們的子孫兒女世世代代活在一個強大繁華的國度之內,再也不受任何欺凌!”

    劉策將手中空碗重重往地上一摔,轉身向祠堂之外大步走去!

    “軍督大人~~精衛所過~~亂世呈祥~~”

    打開祠堂大門一瞬間,劉策聽到身后傳來一陣激昂的呼喊,震的整個英烈祠都似乎搖搖欲墜……

    劉策深吸一口氣,猛地回頭望去,卻見空無一人的祠堂內,散發著英烈不屈的精神。

    “嗯!”

    劉策重重應了一聲,帶著堅定的信念轉頭踏步離去,每踏一步,就在潔白的雪地上,留下一串堅實而又沉重的腳印一直隨著人影移動蔓延成一條長龍……

    ……

    十二月初十,海洋……

    東海靠南方的一處列島,名喚駐馬國,這嚴格來說是一個奴隸制社會的土著國度,文明相對瀛洲和大周來說來說是相當的落后。

    不過就如同后世的美洲大陸,文明落后不代表此地物產就不豐富,駐馬國雖然是島嶼組成的國家,卻有著豐富水果和各類礦產,尤其金礦產量相當之高。而且土地也不算貧瘠,只要合理開發,換劉策所在前世就是分分鐘步入經濟發達國家行列。

    而今天,這個土著國度即將迎來一場可怕的噩夢,九艘快船飛速向駐馬國的沿岸靠近。

    這是瀛洲海盜的艦隊,他們的目標自然就是要劫掠這個土著王朝的物資來彌補自己的損失。

    這一任的海盜王,巖里正男從海上各國中收取了足量的糧食,其中一部分六條足有四千多石的糧船交給了下屬,三景啟司押運回瀛洲柏澤丸建立的國中國,南望城。

    結果,三景啟司在押運糧船途中出了意外,因為風向緣故錯開了航道,導致六艘運糧船觸礁側翻,連同船上的武士水手一起,探索海底兩萬里的的奧義去了……

    這可把三景啟司嚇的撒尿都分岔了,這要回到南望城,注定就是剖腹自盡的下場。

    三景啟司不想死,也沒有半點武士道精神的覺悟,于是想著要將這些損失彌補回來,好能讓自己撿回一條命,于是就把目光投向了駐馬國這個軟柿子。

    “嗦嘎,終于到駐馬國了,島嶼上那群土著若敢阻擾就全都死拉死拉滴……”

    三景啟司望著駐馬國海岸線越來越近,眼里的貪婪再也遏制不住,不住催促水手船夫加快航速。

    對付這樣一個連鐵器怎么鑄造都搞不懂的土著國度,這些瀛洲海盜壓根就沒放在眼里,只要不消一百人就能殺的他們抱頭鼠竄……

    事實也的確如預期所料一般,在快船靠近駐馬國海岸線的時候,陸地上看到這一幕的土著努力連忙“嘰里呱啦”大喊著四下逃竄,猶如見到惡魔一般。

    “耶~~”

    而這些海盜望著那些土匪逃跑的情形,齊齊跳到小船上,快速向沙灘邊滑去,不少浪人武士大吼著拔出腰刀,站在船頭,嘴里發出異常興奮的聲音。

    很快,小船劃到了岸邊,船上的海盜躍下沙灘開始,就瘋狂開始搜刮這里的財富。

    不少土著的草屋被推倒,一個個漆黑皮膚的男女被拉扯著丟到地上,女人哀嚎的祈求聲和男人驚恐的呼喊此起彼伏,回蕩在凄冷的海岸邊上……

    “戰斗”很快就結束了,幾十具膽敢抵抗“蝗軍”的土著被無情殺害,尸體被海盜無情的拋到海里喂了鯊魚,而瀛寇卻是無一傷亡,剩下的土著無不龜縮在寒冷的空氣中瑟瑟發抖……

    “呦西,不錯……”

    三景啟司威風凜凜的站在一座燃燒的草舍前,仿佛在為這次大戰的輝煌勝利沾沾自喜。

    不過,很快他就高興不起來了,因為下屬來報,這些土著都是窮鬼,連個鍋碗瓢盆都沒有,吃飯用的還是樹葉縫制的器皿。

    “八嘎~”得知這一消息的三景啟司大罵一聲,氣呼呼地吼道:“看樣子必須要進攻這群土著的城堡才行,再召集兩百人,殺向十里之外的駐馬城,那里都是土著貴族呆的地方,一定有黃金的……”

    “嗨依~~”

    很快,那下屬領命后立刻從船上又召集了兩百名浪人武士,加上之前劫掠的海盜總計是三百人,頂著冬季難得的烈日浩浩蕩蕩向駐馬城撲了過去。

    ……

    而遠在十里之外的駐馬城內,顯然還沒意識到一場腥風血雨即將來臨,內中的貴族依舊在“皇宮”里享受著奴隸主該有的生活……

    所謂駐馬城,嚴格來說不如是個鎮,四周的墻面連一丈都沒有,內中人口不過三萬,八百名守軍士兵都是身穿布衣手持石槍或骨刀,連一件皮甲都看不到。

    凡事都是相對的,跟大周各地的城池比那這座駐馬城可以說是寒酸至極,就算是皇宮甚至還沒遠東總督府三分之一大。不過相比瀛洲海盜攻陷的駐馬國海岸線,那確實是“繁華”了不少。

    皇宮內,各土著奴隸主把酒言歡,看著正中肌膚黝黑的土著女跳著草裙舞,不時爆發出陣陣狂笑。

    而在這群黑不溜秋的人之中,有一人卻格外顯眼,因為他身穿中原服飾,一臉的陰霾,相比那些土著,著實要白了許多。

    這人就是在遠東之戰僥幸逃脫的總督,姜澤!

    姜澤現在相當郁悶,當日他出海逃脫,本來是一直打算沿海南下回到蘇州或嶺南,再設法跟姜潯取得聯系,向他陳述遠東劇變,然后動用整個大周士族的力量發兵北伐奪回遠東。

    可是,人若倒霉就連喝涼水都塞牙縫,剛出海沒幾天,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風雨,將自己乘坐的船只刮離了本來航道。

    由于沒帶航海圖,姜澤和船夫就在船上漂流了十幾天,結果就是淡水喝完了,食物也不多了。姜澤為了活命,趁船夫不備,用繩子活活將他勒死拋入了海中。

    然后姜澤依靠雨水和偶而流動的魚潮,奇跡般的又撐了二十多天,就在他感覺要絕望的時候,駐馬國出海捕魚的土著發現了他,將他救上了岸。

    在生命獲得保障之后,姜澤努力試圖跟當地的土著奴隸主溝通,請求他能幫助自己回到大周。

    然而,語言上的巨大差異,讓雙方等于是雞同鴨講,最后奴隸主會心的一笑,以為姜澤是想通婚,就將自己的妹妹嫁給了他,直接氣的姜澤差點吐血而亡。

    如今,姜澤已經在駐馬國待了四個多月,每天除了跟奴隸主一起坐在這座在自己眼里也就是牛棚大小的皇宮里吃喝傻笑外,就是在奴隸主士兵的驅趕下,與奴隸主的妹妹造人……

    姜澤發誓,他這輩子從來沒碰過這么惡心的女人,因為常年累月不洗澡,讓自己這新一任的妻子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令人作嘔的氣味,看著她那干硬的頭發和滿嘴腥臭的黃牙,他忽然覺得宮刑也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當然除此之外,最讓姜澤難以忍受的是,在執行造人運動的時候,會有一群人在邊上圍觀,甚至是指指點點,簡直讓他覺得這是生平所受的最難接受的奇恥大辱。

    “不行,必須得離開這里,要再這么下去的話,我恐怕非得死在這里不可……”

    “宮宴”上,姜澤望著傻笑不止的奴隸主們,心中更加篤定要離開這片是非之地。

    “耶~耶~”

    就在這時候,駐馬城外響起了一陣浪人的呼喊聲。

    這些奴隸主聞聽這陣聲音,齊齊一驚,手忙腳亂的從地上爬起向皇宮外跑去。

    姜澤眉頭一皺,也跟著他們向外跑去。

    等到了駐馬城頭上,頓時一陣耀眼的金光鋪面而來,閃的人睜不開雙眼。

    定睛望去,卻見城外三百瀛寇手持金色錫箔紙扇,一邊嚎叫,一邊搖擺著向城里跳著行來。

    “這些……瀛寇?!不妙!”

    與瀛寇打過幾仗的姜澤,立馬認出了那些揮舞著折扇的浪人就是來自瀛洲的海盜,不由為自己的命運擔憂起來……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