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傲世仙醫 > 第七十八章 落云
    鬼市最開始不過是個類似包袱齋那樣的交易之所,后來隨著煙沙鬼蜮的名氣越來越大,其中的鬼市規模也是變得越來越大。

    因為鬼老的緣故,這里也是吸引著越來越多的人,剛開始的時候,這里每次不過寥寥數道身影,猶如鬼地一般,所以才會形容成鬼市。

    可是如今,煙沙鬼蜮的鬼市,遠近聞名,自然是不在之前那般慘淡模樣,但是這個名字卻是保留了下來。

    之所以如今煙沙鬼蜮的名氣這么大,除了鬼老的原因之外,自身的魅力也是很大的一個原因,畢竟這里交易販賣的物品,有很多都是比較珍惜罕見的,在這里淘到寶的不計其數,當然看走眼的也是不少。

    在這里不用擔心強買強賣,就怕自己眼力不夠,被這煙沙之地的黑心修士坑你一把。

    當葉寒帶著張錦帶來鬼市的時候,被眼前的這片繁華有些驚呆了,這個地方如同煙沙鬼蜮之中的一股清流,熱鬧至極。

    縱橫交錯的本地修士,面前的攤位琳瑯滿目,反正在這里鬼老的規矩才是最大的,所以自然不用擔心有什么意外,不然能不能夠活著離開煙沙鬼蜮都是一個問題。

    大多數攤位的攤主,都是渾身籠罩在黑袍里面,隱藏著自己的氣息,畢竟躲在這煙沙鬼蜮的修士,不是鬼修就是尸修,要么就是做過一些為非作歹的事情,跑到這里避難的,所以自然不想讓人認出自己,而鬼老對于這些修士來者不拒,只要服從他的,并且守這里的規矩,就會庇護他們。

    畢竟鬼老當年都能夠輕易的斬殺一個元嬰境界的修士,自身實力神秘不比,不管是誰也不想到這里去招惹他。

    “走吧,反正來都來了,就來見識見識這大名鼎鼎的鬼市,說不定還能淘到兩件東西。”

    說完,葉寒就拉著張錦進入鬼市之中,和那些外來的修士一樣,旁若無人的閑逛著。

    許多東西都是一些洞天福地之中獲得,隨后由這些煙沙鬼蜮的修士販賣而出,甚至許多東西都有可能是臟物,這些修士為了生存,燒傷搶奪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畢竟躲在這煙沙鬼蜮也是要按照時間支付一定的資源,不然鬼老哪里會有這個義務庇護他們,除此之外,就是把自己的命賣給鬼老。

    人群之中,這些修士大多都是煙州和柳州的,畢竟這煙沙鬼蜮本來就是在兩州的邊界,而且類似于煙沙鬼蜮這種特殊之地,想必也不止這么一個。

    而來到這里的修士,要么類似葉寒這種,仗著自己有實力,要么就是帶著一行人。

    葉寒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些攤位之上,看著琳瑯滿目的物品,法決功法,寶物以及法寶更是數不勝數,葉寒還準備想著,看看有沒有合適的丹方或者是靈丹,畢竟作為丹師,眼下最關注的無疑是這些。

    至于法寶如今他暫時還不需要,畢竟身上有著數劍靈器已經足夠用了,雖然飛劍的品質不算太好,但是葉寒也沒打算更換,畢竟眼下自己劍道也是如同遇到了瓶頸一般。

    而張錦則是四處看著熱鬧,跟在葉寒的身后,眼下他才突破金丹境界,都還沒有徹底的鞏固,所以對于外物方面的需求不是很大。

    臨行前,流云宗宗主都跟他賞賜了兩件法寶和寶物,用來防身,自然是綽綽有余。

    一圈逛了下來,葉寒發現大部分東西價格偏高,有的法寶和法決也確實是不錯,但是太過于昂貴。

    有的東西甚至讓

    (本章未完,請翻頁)

    葉寒都有一些上心,這一下葉寒的心有些火熱起來,變得蠢蠢欲動,準備買一本劍決,畢竟自己如今劍道方面,能夠使用的手段只有兩種劍決而已。

    很快,葉寒就在一個古怪的攤位停留了下來,別人的攤位幾乎是人來人往,而這個家伙幾乎是無人問津。

    這個一身黑衣,面相邋遢,看起來十分古怪的中年男子,神色面相都是有些呆滯。

    葉寒走進跟前才發現,眼前這個攤位上面還有著四個大字,概不還價,如此一來,葉寒輕笑了一聲,隨即就開始打量起來攤位的東西,只是心里在感慨著,這樣做生意,能有人才怪。

    眼前這個男子身上的氣息并沒有太多的陰沉氣息,顯然也是落在這里避難的修士,畢竟一些鬼修或者尸修,身上或多或少都是有些異樣。

    葉寒神色認真,一樣一樣看在攤位上那琳瑯滿目的東西,畢竟有的東西看起來平淡無奇,可能有些妙用,誰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撿漏。

    只是很快葉寒就有一些失望,眼下這個攤位許多東西看起來如同破爛一樣,也不知道曾經闖蕩過哪個洞府府邸,甚至連一些燈和壁畫都拆了下來。

    看著這堆破銅爛鐵,葉寒也是有些無奈,難怪眼下這個家伙面前沒什么人,從頭到尾沉默不言,也不推銷著自己的物品,就那樣眼觀鼻鼻歡心的坐著。

    唯一能夠看上眼的只不過是一塊鐵匾,不過巴掌大小,整體呈現著青銅色,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氣息,只是上面有著一片祥云。

    旁邊只是標明了這個物品里面記載了一門劍決,但是究竟是什么劍決,卻是并沒有說明,這也是看到這里,葉寒才有些動心,畢竟劍決才是他能夠用的到的東西。

    “這個鐵匾怎么賣,另外我能看看究竟是什么劍決嘛。”葉寒蹲了下來,指了指這個青色鐵匾。

    而那個一直如同一尊雕像的中年男子,終于開口說話了,眼神先是瞟了葉寒一眼,隨后這才緩緩開口。

    “以物換物,概不還價,而且想知道里面是什么劍決,你買下來就得了。”

    聽著這話葉寒頓時一陣無奈之色,今天算是見識到了奇葩,就這能夠做成生意才怪,換做別人恐怕早就氣走了。

    可是偏偏葉寒就不信邪,越是如此,今天他還就想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畢竟不管是什么劍決,他都是可以修煉的。

    強忍著自己心頭的無奈和火氣,葉寒這才說道,“那以物換物,你要什么?”

    可是,接下來中年男子的一句話,卻是讓葉寒不免有些吐血,只見到那個中年男子將青色鐵匾握在手中,神色盯著葉寒。

    “這個是我鎮攤之寶,用什么換,得看你誠意,如果我滿意,東西就給你,我們就可以成交。”

    葉寒輕吐了一口氣,這還是他第一次做買賣做的這么憋屈,不過之前不聞不問還好,眼下卻是看到了,葉寒的倔脾氣就來了。

    隨即就是一陣短暫的思索起來,畢竟劍決這個東西,今天賣給他了,明天還能賣給別人,誰都可以修行,而且誰也不知道這個家伙是否會重新抄錄一份。

    所以這個劍決也不至于價格太高,不過看著這個家伙落魄寒酸的樣子,也就最多金丹境界,而且應該還不是劍修。

    沉吟片刻,葉寒心中已經有了決心,隨即咬咬牙開口說道,“一枚三品靈丹,小還丹。”

    三品靈丹已經是價值不菲,而且就算是

    (本章未完,請翻頁)

    同樣都身為三品靈丹,但是效果不同,價值也是不一樣,小還丹有著固本功效,對于自身修為提升都是有著大用,所以自然更是整體,這還是當初煉制一鼎的時候,剩下的兩顆。

    眼看著那個中年男子,神色一變,漆黑的眸子也是一亮,葉寒就知道這個家伙肯定是動心了,看著中年男子欲要張口的模樣,葉寒也是有所防備,連忙開口。

    “能成就成,不成就算了,我只有這么一顆,不然我就走了。”

    葉寒一番話,讓原本中年男子想要開口的話語,頓時截然而止,重新閉上了嘴巴,臉上有些可惜不舍之色。

    原本他還想著獅子大開口,在索取一顆,顯然是不可能的,這一次輪到這個中年男子開始糾結起來。

    他本事柳州的一個散修,機緣巧合進入一座洞府,結果得罪的一方勢力,最后自己就獲得攤位這么一點破銅爛鐵不說,還惹下一身騷,只能夠躲進這煙沙鬼蜮。

    奈何呆在這煙沙鬼蜮也是需要不小的費用,沒辦法之下他才在這鬼市,尋思著能不能將手中這些破爛玩意處理掉,畢竟辛苦這么久,在那洞府拿命冒險,這都是獲得的全部家當了。

    “可以,成交,靈丹給我。”

    終于,中年男子做出了決定,畢竟一個三品靈丹珍貴無比,平常讓他自己購買,也是固然舍不得的。

    何況這小還丹一旦吞服,對于自身修行確實有著大的好處,而且更重要的是眼下他金丹境,能夠提升些許實力,比什么外物都強的多。

    葉寒沒有猶豫,掏出一個晶瑩剔透的玉瓶直接丟了過去,中年男子接住之后,神色凝重,聞了聞,感受到那貨真價實的藥香之后,才流露出欣喜之色。

    隨即才將這對他沒有什么用處的青色鐵匾丟給了葉寒,反正他也不是劍修,就算是要了也沒有什么用處。

    不能怪他太過于小心謹慎,畢竟在這里做生意,不小心不行,不然自己就會吃了大虧,甚至有許多修士看走眼的事情,也是不在少數。

    而這個時候,握住了青色鐵匾的葉寒,第一時間也是看著青色鐵匾,神識彌漫,觀察起來這個劍決,畢竟總不能被坑了才對,畢竟這個中年男子,樣子未免太過于不靠譜。

    青色鐵匾之中,首當其沖的就是落云劍決四個字,這讓葉寒不由得內心一陣欣喜,至少眼下看來,這青色鐵匾里面的劍決是貨真價實的,現在就是只需要看威力如何罷了。

    只不過很快葉寒就有些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青色鐵匾,因為整個落云劍決,不過寥寥幾十個字,而且只有一招。

    也就是說只有一劍,依靠著猛烈的威力爆發而出,看到這里葉寒嘴角一陣抽搐,只是如今交易已經完成,不管這劍決威力到底如何,也是他自己的事。

    相比于葉寒臉上的苦澀,那個中年男子無疑心情好了許多,畢竟一顆小還丹,怎么看怎么也是他賺了,所以才是十分滿意。

    而正當葉寒準備吐槽一兩句的時候,忽然內心一震,在他神識彌漫而出的時候,體內正在溫養的法寶,‘紫宵云紋鼎’竟然開始晃動了起來,而那紫元之火傳來一陣灼熱的氣息。

    這種變故倒是讓葉寒十分意外,很快他的目光就落到了攤位中的一物上,‘紫宵云紋鼎’帶來的異樣,必定于攤位的此物有關,葉寒心里第一個念頭就是,買下這玩意,畢竟二者必然會有一定的關聯!

    (本章完)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