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女生頻道 > 素手調香 > 第317章剛烈
    皇后被宋家老爺子逼的節節敗退,一時有些詞窮了,她并不知道宮外發生了什么事,只是聽了一耳朵罷了,同時也堅信耿飛不會做這種事的,就算有也是因為激憤罷了,何至于你們鬧到皇帝跟前,真是膽大包天。

    她為主中宮已經快二十年了,無人敢觸其鋒芒,后宮女子都被她霸道的脾氣狠狠拾掇過,從來都是說一不二,早就習慣了,沒想到會遇到宋家人,直接噴到她臉上了,懟的她站不住腳。

    “皇上,耿大人到了。”

    “攔在外面。”

    皇帝怒斥一聲。

    子嵐趁機悄悄站了起來,“皇上,讓耿大人進來吧,也好當面對質,免得皇后娘娘說我撒謊,說我宋家教養不好,我擔不起這個罪名。

    是非黑白瞞不過人,不能隨便任由人抹黑我宋家百年清譽,我請求您給我個討回公道的機會。”

    說完強忍著淚水,不會刻意哭哭啼啼讓人厭煩,卻也是楚楚可憐讓人頗為心疼。

    一番作態更顯示了皇后霸道不講道理,甚至是故意以勢壓人的強勢態度。

    “好,讓他進來吧。”

    皇帝面色黑沉,沉思著,手里轉動著佛珠,顯示了內心的不平靜。

    “臣給吾皇認罪來了,小兒言語無狀惹惱了宋家大小姐,老臣特意給皇上請罪來了。”

    “耿大人,您這說了半天是給皇帝看的,從頭到尾您都沒覺得自己兒子錯了,給皇上請罪,您兒子羞辱的人是我,您不覺得應該來給我道歉么。給皇上道歉是什么意思啊。”

    轉過身昂首挺胸望著皇后,“皇后娘娘,耿大人認罪了,我沒有說謊,您是不是也應該收回您那句不妥當的話呢,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別隨便給人扣帽子。”

    兄妹倆言辭不一是因為沒時間對口供,皇后是拒不承認打算以勢壓人糊弄過去,沒想到耿大人確實很了解皇帝,也知道更仔細地情況,進來就是低姿態先道歉,打算先讓皇帝消氣再說。

    結果兄妹兩個把事給弄擰了,若沒有皇后之前的高姿態,強勢的態度,也許耿大人能達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呢,但皇后明顯這次做了豬隊友了。

    這和信息不對等有關系,也和她的性格有關,從小到大她都是嫡長女,嫁了人就是王妃,隨后是皇后,說一不二,曾經還順利的剩下了嫡長子,可謂是風光無量,誰敢碰她的鋒芒,就算是兒子死了,后宮也沒有哪個人敢和她犟嘴。

    除了太后和皇帝,還沒人敢和她頂嘴呢,太后為了保住林家,一直不沾惹是非,也不理會宮權,因此也間接縱容了皇后的脾氣。

    “你好大的膽子。”

    皇后話音未落就揚起手要扇子嵐一嘴巴子,卻被她緊緊的抓住了手腕。

    “原來國母就是這樣子的,真是讓我大失所望,您破壞了國母在我心里美麗高貴,母儀天下雍容華貴的形象,您詭辯,以勢壓人,不講道理,和市井的潑婦有何區別。

    明明就是你們耿家的錯,卻還一再詭辯,現在還想打我,你憑的什么,國母就能欺負人,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們如愿。”

    子嵐情緒突然變得激動不已,一把推開皇后,整個人身體向前傾開始助跑,朝著門口的廊柱瘋了一樣的沖了過去。

    “攔住她。”

    皇帝突然醒悟過來,大叫了一聲。

    “孩子。”

    宋老爺子瞪大眼睛,伸出手哆嗦了一下,整個人直挺挺的向后倒,手卻往前伸著,明顯是年紀太大嚇得不利索了。

    “嵐兒。”

    崔浩站在她身后,伸手去拉她卻一下撲了個空,自己也跟著沖了出去,結果姿勢有點錯位,眼看著她要撞在柱子上了,整個人也飛身撲了上去要救下她。

    李公公站在門口候著伺候茶水的。

    聽到動靜扭身進來看了一眼,正好趕上子嵐準備撞柱保清白,當即沖了出去,雙臂展開,一把就抱住了她,卻因子嵐沖擊力道太大,整個人連帶著她一起摔了出去,還滑行了一小段距離才停了下來。

    兩個人都摔在地上,摔的七暈八素的,李公公被子嵐的腦袋頂的差點喘不過氣來,不停地咳嗽著。

    “丫頭,你沒事吧。”

    “嵐兒,你別嚇我啊。”

    崔浩也趕緊從地上爬起來,一把將人抱在懷里查看,嚇得手都哆嗦了,輕輕的撫摸她的面容,氣息也有點不穩。

    宋老爺子一推開扶著他的崔昱,踉蹌的往前跑,左腳絆右腳差點摔在地上,搖搖晃晃的跑上前看孫女。

    子嵐就是摔了一下,還有李公公給做肉墊,其實一點事都沒有,都沒摔疼,但還是好半天才幽幽睜開眼睛,做戲要全套么。

    看到崔浩和祖父守在前沿,她眨了下眼睛,悲憤的帶著哭腔壓低聲音顫抖著著吶喊,“我無處伸冤啊。”

    哽咽的哭了起來,很注意哭聲大小的分寸,不能惹人煩,卻要有讓人悲憤欲絕的效果。

    “皇后,你簡直是豈有此理,你連通耿家必須給老夫一個交代,否則我就上書彈劾你們耿家。”

    此時相爺認為火候到了,丫頭,你做的很好,接下來看我的吧。

    崔相爺瞪圓了眼睛,用手指著皇后,神情悲憤,手都在哆嗦,剛才也嚇得不輕,人老了反應太慢了,給嚇得渾身冰涼全身都動不了了。

    “沒錯,皇后娘娘,您一步步逼的小姑娘沒有退路,莫非你一開始就打定了主意要逼死我兒媳婦么。

    我崔家與你耿家即便有紛爭,也是因為朝堂政務,對事不對人,你們耿家連一個孩子都不肯放過么?”

    崔昱也站了出來,拿過了主動權,和父親二人一唱一和開始了他們的表演。

    “我,我沒有逼她。”

    皇后見人都撞柱子了,一時也著慌了,我就一時生氣想扇她一嘴巴而已,我沒要逼死她啊。

    “沒有,沒有我未婚妻會撞柱子以死保清白,不是你咄咄逼人么非要污蔑宋家教養,嵐兒何至于要去死?”

    崔浩簡直憤怒到了頂點,抬頭怒瞪著她,恨不得眼刀子在她身上戳幾個洞才解恨呢。

    “皇上,耿家近年來霸道做風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老臣收到了不少彈劾的上書,聲稱遭到了耿家人報復性的打擊,在外面欺男霸女,行為多有不妥。您請看。”

    崔相爺變戲法似得從袖兜里掏出了兩個折子。

    皇帝愣了一下,這是有備而來啊,不得不接過了折子。

    “皇上明察啊,這都是污蔑啊。”

    耿大人沒想到一進門事態就急轉直下,都來不及和皇后對個眼神,子嵐就沖出去要自殺了,嚇了一跳還沒緩過神呢,崔相爺這閘刀就砍了過來了。

    李公公偷偷拍了下崔浩,用手指了指有點虛軟的子嵐,示意他把人抱出去在外面安頓一下。

    崔浩一把將人打橫抱起跟著她離開了會客廳,去外面給找點茶水喝了好舒緩一下情緒。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