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鼠行諸天萬界 > 第149章 紫熏之劫
    長留大殿,白子畫看著下面無所畏懼的紫熏仙子很是頭疼。

    一旁的笙蕭默看著這位眉清目秀的仙子,有點想笑,白子畫就這么好嗎?

    紫熏很是生氣地說道:“子畫,不就教訓了幾個螻蟻般的凡人嗎?難道在你心中我還比不上他們?”

    白子畫嘆口氣,閉上眼睛:“凡人也是人,要知道,你曾經也是凡人,原來那個溫婉美麗的紫熏仙子為什么現在這么無理取鬧?”

    紫熏笑了,又黑又長的睫毛緊掩著那一雙剪水秋瞳輕顫:“我無理取鬧?我不這樣,你白子畫會看我一眼嗎?”

    “子畫,請你偶爾,偶爾放下你冷傲的身姿,低頭去看一看,在你身邊的草木,并非是它們無情,而是你忽視了它們。”

    這種事情笙蕭默和摩嚴都做旁觀,也不好說什么。

    “有人囿于正邪,有人囿于生死,有人執于愛恨,有人執于對錯,無論是仙還是人各有各的看法,可惜,你不該把氣撒在我蜀山商會頭上。”

    一道殘影閃現,夏紫薰警惕地看著一旁出現的黑衣男子:“你是誰?”

    易白看著她那絕美的容顏,惋惜道:“卿本佳人,奈何為賊!”

    夏紫薰笑道:“本仙子想做什么,還容不得你這個無名小輩置喙,既然你是蜀山商會的人,那你也別走了!”

    說完就拿出一根靈氣四溢的紫色長鞭向易白抽了過去。

    笙蕭默一看兄弟來了,正準備上前打招呼,順便討個禮物,要知道長留這邊可沒有針對蜀山商會做什么事情,那可是自己拿人頭保下來的。

    看到紫熏二話不說就開打,連忙準備制止:“紫熏仙子,不要!”

    這來者是客,紫熏簡直不把長留放在眼里,摩嚴站起來就準備出手勸架。

    “啪!”

    笙蕭默看著被一巴掌扇出幾米遠的紫熏停下了腳步,不愧是我兄弟,早就看這個女人不爽了,仗著一點修為,囂張跋扈,目中無人。

    摩嚴沉思了一會,也回到了座位上。

    畢竟是自己的愛慕者,白子畫眉頭一皺上前扶起紫熏:“墨玉,有點過了!”

    易白和笙蕭默對視了一眼,打個招呼笑道:“威凌無壽,暴虐折福,早知今日,何必當初!看在老笙的面子上,我只是廢去了她的修為,希望她好自為之。”

    聽到易白一擊就將和自己同等修為的上仙廢去修為,摩嚴的眼中露出異樣的神色。

    淡淡的銀色光暈籠罩周身,素白的袍子襟擺上繡著銀色的流動的花紋,萬籟俱靜,白子畫站起身,冰涼如水的眼睛看著易白。

    “不知,蜀山神獸來我長留還有什么其他要事,不然,恕不遠送!”

    易白嘖嘖兩聲:“這氣度,這風采,不愧是天下第一上仙,聽說流光琴和幻思鈴在你這里,借來一用!”

    笙蕭默輕松地走到易白的一旁:“老墨,你不會是想收集神器,釋放洪荒之力吧?我長留密典記載,當時上古妖神出世,禍害蒼生,眾神合力才將其肉身毀滅,妖神之力灌注封印于十位神祗的隨身之物中。”

    “如若十方神器封印都解除且齊聚,妖魂完璧合一,妖神將會復生,六界將再遭浩劫。

    ”

    笙蕭默面色開始凝重:“我承認你的實力的確很強,甚至有匹敵上古諸神的實力,但是如若妖神出世,你抵擋不住的話,又如何?”

    這個時候,朋友還在信任自己,勸服自己,易白感覺很好。

    “誰說我要釋放洪荒之力了?這神器它不香嗎?那么好吃!”

    白子畫:……

    摩嚴抬頭看天。

    笙蕭默抬手扶額:“老墨,你在逗我嗎?這神器你要是啃的動,我就把我珍藏的好酒全送給你!”

    易白挑挑眉:“一言為定”

    笙蕭默搖了搖折扇自信地說道:“這打賭嗎?有輸有贏,要是你輸了,那萬年佳釀給我來上一壇!”

    上次嘗過那神品佳釀后,他可是懷念了很久,要不是師兄們攔著,他都準備搬去蜀山住了。

    白子畫同情地看著師弟,他可是親眼看見拴天鏈被啃了。

    看著笙蕭默穩操勝券的表情,易白搖頭:“兄弟,可不是我坑你,是你主動上門的。”

    從儲物空間中拿出從蓬萊撿到的浮沉珠,咔咔咬了兩口,好吃。

    浮沉珠,借法自然,可控制**雷電、山川樹木等自然元素,此珠在手,翻江倒海、翻云覆雨,皆不在話下。

    “吸收神之碎片,規則之力10000,基礎法則親和度10,雷系法則親和度10。”

    “吸收神之碎片,規則之力10000,基礎法則親和度10,雷系法則親和度10。”

    笙蕭默眼睛都快瞪了出來,平時愛惜臭美的折扇也不要了,扔到一邊,一把將易白手中的浮沉珠殘片抓了過來仔細打量。

    這神器殘片剩余的力量也是不小,笙蕭默隨意就施展了幾個厲害的法術,不過被大殿內的陣法給擋了下來。

    “哈哈哈,老墨,咋們兄弟兩個什么關系,這賭博不是傷了我們兄弟二人的感情嗎?剛才都是玩笑話,玩笑話,啊哈……”

    摩嚴看著師弟毫不猶豫的耍賴,把頭轉向門外,師父當年是瞎了眼嗎,收了這么個弟子。

    白子畫猶豫了一會,從虛鼎中拿出流光琴和幻思鈴對著易白扔了過去:“這些年這十大神器不知道造成多少滅門慘案,毀了多少人幸福的生活,神獸前輩要是能將它們吃掉的話,也算是功德一件,我長留自然是支持的!”

    易白伸手接過:“世人都說,白子畫上仙,心懷蒼生,悲憫世人,扶正道不衰,護八方安寧,果然盛名之下,名副其實,我墨玉佩服!”

    笙蕭默翻了個白眼,拿了東西倒是開始說好話了,這不要臉的功夫,他是望塵莫及。

    白子畫點點頭,神器送人卻沒有影響到他一絲情緒:“人要有所持,也要有所守,有時候是與非,黑與白并不是那么容易看得清楚。”

    “子畫只求盡自己的每份力,無愧于心,無愧天地就是了。”

    看看,這才是心懷天地,悲憫眾生的高人,易白很是佩服,雖然他做不到,拱拱手,扔了幾瓶神品仙釀分別給白子畫三位,告辭!

    “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有緣再見!”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