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重生九零幸福攻略 > 第138章 訂單那可不是這么好拿的。
    三天后,蘇晴,蘇哲再次來到了馭勝集團的大樓。

    和上一次相比,他們這一次的到來已經算是胸有成竹。

    蘇晴自己已經詳細的做好了計劃書,這份計劃書里比起上一次自己說簡單的訴說的那些來說更全面更完善。

    她非常有自信,這一次可以拿下這份合同,只要這份合同簽署完畢,那么他們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剛到了停車場,上面可沒有停車的地方,這個停車場也不在馭勝大廈跟前,起碼離著一條街,這個停車場在地下,修理一點都不完善,停車場燈光昏暗,現在車輛還不像后世那么多,所以看著空蕩蕩的有點陰森森的滲人。

    起碼蘇晴是這樣感覺的。

    蘇哲因為今天還有合同要和最后的一個合作商談妥,沒辦法陪她來馭勝,所以她只能自己來了。

    因為韓邵成可是讓秘書很明確的交代清楚,今天上午十點有一個小時的時間給她,過時不候。

    態度頗為囂張。

    司機把她放下,在停車場等她。

    畢竟蘇晴付了包車的錢。

    蘇晴認命的往外走。

    今天穿的是高跟鞋,為了配合自己的衣服,那一身職業裝現在也算是得償所用。

    不過委屈的可是她的腳丫子。

    塞在高跟鞋里的滋味,對于她這個駕馭不了高跟鞋的女人來說,就是一種懲罰。

    天知道腳后跟火辣辣的在抗議她的不人道。

    可是她還沒辦法,除了慢慢的走以外,大概沒有其他辦法。

    司機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停車的位置偏偏在最底層,這是要命啊。

    她努力的半天,才走到了二層的位置,腳后跟已經徹底不干了。

    蘇晴停下來,干脆的脫掉了鞋子,拎在手里,腳后跟已經滲出了血,蘇晴咬牙。

    現在顧不上什么風度了。

    先顧了腳吧。

    穿著絲襪的腳接觸到冰冷的地面,也好過腳后跟痛苦的煎熬。

    她一只腳踩在地上,剛剛踏出另外一只腳,就聽到了模糊的一個聲音,細微的要不是她異于常人的聽覺,大概都會以為那是風吹來的聲音。

    整個身體靜止,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但是她頸后的寒毛直豎。

    什么都沒有,可是她就是固執的相信一定有什么。

    右側的車子小幅度的晃動了一下。

    蘇晴猛地抬頭望了過去。

    隨著她視線的注目,車子晃動的幅度越來越大。

    她一步一步走過去,腳步很慢,她思考是不是應該去找附近的保安,這可不是明智的做法,心想,即使這回直覺錯了,做個活人總比死智者好。

    她遲疑了一下,然后迅速退后,準備離開。

    就在這時,她的腦后一陣劇痛,在她倒下去那一瞬間,她相信她看到了韓愈,小小的身子蜷縮在座位上,嘴巴里堵著什么東西,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她腦海里一片黑暗。

    這是綁架!

    …………

    “你說你,小心一點會引來這個女人?現在怎么辦?”

    一位高高瘦瘦,一頭顯眼的銀絲,表情沉著的男士對說話的人投去不屑的一瞥。

    “你以為我想啊!這個小子又不能殺了,韓家的人四歲也夠受的!那小子居然攻擊我,你讓我能怎么辦。這個女人大不了一起帶上,船早就等著呢,多一個人無所謂,喂魚還是賣掉,都不是問題。”

    大炳火氣很大,“你忘了老大說什么?你想讓我們去死?”

    一個女人不滿的撩了一下頭發,“別耽擱了,耽擱的越久對我們越不利,走吧!”

    “好吧!我們已經拖太久了,他們應該等急了。”

    三個人上車,蘇晴被扔到了后車廂里,甚至都沒有捆一下,就被扔在了韓愈的身邊。

    小家伙看到蘇晴的一瞬間,眼睛里都是淚水,是他連累蘇姐姐了。

    車子絕塵而去。

    地上一雙鞋子東倒西歪的掉在黑暗的角落里。

    …………

    韓邵成等在辦公室里很久,都沒見到人,秘書看得出來韓總要發火了,還沒人敢放韓總的鴿子。

    這位蘇小姐大概是第一位敢這么干的人,秘書不由得佩服蘇小姐的勇氣。

    誠意真是十足,這是要和韓氏合作?

    確定不是要和韓氏結仇?

    “我馬上去給蘇小姐打電話。看看她出發了沒有?”

    “不用,我要去開會了。不用再等她了。”

    韓邵成第一次遇到這樣不重視和他們合作的人,既然對方不重視這個合作的需要,那么他又何必上趕著?

    韓氏不缺合作者。

    韓邵成怒火也掩住了。

    這么不被人當回事兒,難不成他還要真的發火,顯示他的怒氣。

    “韓總,小少爺不見了!”

    電話打來的一瞬間,韓邵成的怒火幾乎到達了頂點。

    這時候腦海里唯一的一個念頭就是,蘇晴又把自己兒子拐跑了。

    這兩天他也已經勒令家里的人把這孩子關在家里,不允許他跑到蘇晴那里去。

    今天本來家里的保鏢送他去幼兒園,可是這小子非要說想見見他。

    他這個老父親還以為兒子突發孝心,想起來孝順他這個老爹了。

    哪里知道,一進大廈這小子居然又沒了。

    保鏢從監控室已經看到這小子一個人,偷偷摸摸從安全門溜了出去。

    很明顯,這家伙又去找蘇晴了。

    他可以這么肯定,當然是因為最近能吸引你的自己兒子,幾乎跑出去就不想回來的人,就只有這個蘇小姐。

    最重要的是因為這個蘇小姐對她的兒子完全是放任無度。

    成天吃的都是那些被他勒令不允許吃的街邊小吃,在他們家這種街邊小吃是不允許上桌的,誰知道這些東西做的干不干凈?用的材料安不安全?

    可是自己兒子這幾天吃下去的這些街邊小吃和垃圾食品,簡直頂得上他這一輩子吃的了。

    每次回到家,成天嘴上掛的就是蘇姐姐蘇姐姐。

    韓邵成覺得如果再這樣放任自己兒子和蘇晴接觸下去,恐怕有一天自己的兒子就徹底放飛了。

    看看從上一次偷偷溜走出了那么大的事,差一點連命都沒了,這一次居然還能再一次偷偷溜走。

    冒著這么大的風險出去是為了什么?還不就是為了見那個蘇小姐。

    韓邵成火冒三丈,拿了車鑰匙,那個蘇小姐今天沒有出現在這里,恐怕就是正帶著自己兒子滿大街的找吃的吧。

    別以為討好了自己的兒子,就能從他們還韓氏拿到訂單。

    訂單可不是這么好拿的。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