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血王座 > 238 瑞恩的新任命
    床前的小書桌上,擺放著一個文件袋。

    文件袋內,有著一個藍色封面的證件,有著幾張薄薄的紙。

    陽光落在上面,像是涂抹著一層金漆,風從半開的窗硬生生地擠了進來,將垂著不動的淡藍色窗簾吹起,在瑞恩的視線內輕輕飄蕩。

    在書桌前方,在床和衣柜之間狹窄的地面上,擺放著一個木箱,一個不大的帆布行李包,木箱是來自母親的遺物,行李袋是瑞恩進入阿爾伯特清潔公司之后置辦的,進入公司后,他的行李增加了一些,多了幾套衣衫,不過,以前在商社做學徒時的衣服被他扔了幾套,送給了往日的鄰居。

    如此,他的行李依舊不多,和來清潔公司時沒有什么不同。

    一個木箱,一個帆布行李包,足夠了。

    昨天夜里,阿爾伯特·艾斯坦召見了他,其實,還沒確切地見到阿爾伯特之前,瑞恩也就知道,自己在鳶尾花待的時間多半不會太長了。

    他那個便宜父親背后家族的能量極大。

    當初,圣堂可以不給鳶尾花面子,將他帶走囚禁,還有宗教裁判所的人來審判,讓他不得不暴露一定的能力,甚至,還做出了最壞的打算。

    但是,當圣堂的白衣樞機主教德爾拉多神父出現后,他能做的也就不多了,就算是有著黃金書,也很難反抗。

    畢竟,黃金書只是輔助,就像樹上的藤蔓,如果,他這棵樹低矮,那么,藤蔓也只能低矮,只有他成長為參天大樹,藤蔓方才能隨著他一起成長,成為可以通天的巨藤。

    它能夠幫助他成長,是他修煉的巨大助力,但是,它能夠發揮什么作用,取決于瑞恩自身的能力。

    然而,德爾拉多的出現,不過是下令把他放出去。

    瑞恩可以確定的是,并非鳶尾花的人出力把他救出來。

    對他看重的阿爾伯特·艾斯坦自我囚禁在總部,沒有辦法發揮他的影響力,何況,面對圣堂,阿爾伯特就算能夠發揮影響力,說不定也不會動用,種子終究是種子,哪怕種子長得飽滿,似乎能開出非常漂亮的花,然而,在破土發芽之前,終究還是未知數。

    為了一個有可能成長起來會很厲害的種子,和圣堂交惡,作為一個影響力已經漸漸式微,能用的人情越來越少的老頭來說,或許并非一門劃算的生意。

    何況,瑞恩也知道,阿爾伯特·艾斯坦真正重視的人是馬爾蒂·艾絲美拉達,她才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種子。

    至于分部長方丹勛爵,這家伙對他肯定是有著惡意。

    要不然,也不會坐視不理,任由圣堂的人行事,終究,自己還是鳶尾花的人,法蘭帝國皇家超凡戰隊的一員,即便不如圣堂那般強大,也并非是不能發出自己的聲音,在帝國的這片土地上,圣堂其實也不敢太過囂張。

    后來,圣堂的人不加任何審判,哪怕是自己把那個宗教裁判所的變態瘋子弄得很是狼狽,依舊不聞不問,同樣,也沒有半點的解釋,就像整件事情從未發生過一般,就那樣把他放了出來,這

    (本章未完,請翻頁)

    其中,必定是某種人情或者利益交換。

    當然,也有可能是德爾拉多神父有著一雙慧眼,知道自己并沒有被詭秘氣息污染,靈性因子依舊保持著健康和澄凈。

    出來之后,瑞恩和馬爾蒂參加后續的秘界行動,在行動的時候,認識了天鵝堡大公羅恩·萊斯利,蘭斯城的土皇帝羅恩·萊斯利公爵。

    之后,因為黃金書的關系,他感應到了監測。

    在詭界內,有人正在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須臾不曾離開。

    種種跡象可以讓他得出一個結論,他那個便宜父親和萊斯利家族有關,而且,在整個家族中的地位非常靠前,要不然,大公也不至于會如此。

    是的,也只有羅恩·萊斯利親自出面,德爾拉多神父方才會給他這個面子。

    在圣堂,白衣樞機主教是可以參加天壇上聯席會議的存在,雖然,沒有辦法進入決策圈,卻可以在擴大會議上旁聽,也可以投出自己的一票,在大多數時候,這些票沒有啥作用,然而,在某些時候,這票卻會起到關鍵的作用。

    在蘭斯城,他也排列前十的強者。

    這樣的人物,也不是白白給羅恩·萊斯利面子的,需要萊斯利家族在某一天還上這個人情,畢竟,那個審判瑞恩的瘋子雖然是一個小人物,但是,宗教裁判所只是在外界看來變得式微,實際上,圣堂內部的人都知道,它不過是蟄伏而已,就像海面上的冰山,海面下,依舊是龐然大物。

    即便如此,羅恩·萊斯利依舊出面,把瑞恩·夏爾從圣堂撈了出來。

    并且,之后也有著關注,觀察著他的一舉一動。

    前段時間,他莫名其妙地受到襲擊,受到了各種針對,前后結合起來,真相也就只有一個,少年瑞恩是萊斯利家族的私生子,并且,是某個嫡系子弟的私生子,以前,因為某些因素,處于被拋棄的狀態。

    畢竟,這方世界對血脈非常看重。

    雜交稻產量驚人,然而,口感不行。

    對貴族來說,口感比產量更為重要,他們需要保持子嗣的血脈純凈,唯有高貴家族和高貴家族之間的血脈結合,方才能生出高貴的血脈,在中古時期,那時候,藍血和藍血之間方才能夠通婚,哪怕是貴族,只要不是藍血,也別想和藍血家族通婚。

    高貴血脈如果和凡俗血脈的人結合,生下的孩子血脈必定會受到污染,不復高貴。

    所以,在遠古和中古時期,哪怕那些貴族子弟游戲人間,和普通女子結合,也會采取避孕措施,當然,有時候也難免出現意外。

    這時候,處置的方式也就比較慘烈了。

    那些嬰孩方才睜開眼,也就會被安排去見上帝,重新投向主的懷抱。

    說起來,瑞恩·夏爾若是出生在一千多年前,也就沒有以后了,不像現在,雖然被父親拋棄,不聞不問,卻也好好的活著。

    萊斯利家族內部,一定是發生了什么大事情吧!

    哪怕是對萊斯利家族一無所知,瑞恩也能得出這個結論。

    (本章未完,請翻頁)

    既然,羅恩·萊斯利出手幫助了自己,也就是說,萊斯利家族現在需要自己,雖然,一直沒有人前來和自己接觸,但是,私底下必定會有著安排,不會任由自己在鳶尾花內野蠻生長,畢竟,十六歲的超凡者,也只有在那些藍血中才是常態。

    那些家族出生的子弟,甚至還在母親的肚子里,就會經受各種超凡天賦的刺激訓練,出生之后,更是如此。

    在那些大家族的秘典中,有著一個認知。

    那就是很多人其實都有著靈性因子,能和外界的靈性因子有著呼應,特別是在剛出生不久的嬰孩身上,只是,因為嬰孩的自我意識不夠成熟,也就沒有辦法主動地去和外界的靈性因子勾連,取得聯系。

    當嬰孩產生了自我意志之后,那些靈性因子卻如泡沫一般消散了,自我意識有著非常強大的力量,會將不屬于自我的一部分驅逐出去。

    絕大多數人都會這樣。

    只有極少一部分人因為血脈的關系,又或者是別的原因,靈性因子依舊存在著,只是蟄伏起來,并沒有顯露。

    形之于外的就是,他們容易遇見一些奇怪的事情,容易瞧見一些不干凈的東西。

    大部分這類出身在普通人家的天賦者,隨著年齡的增長,其靈性因子也就會漸漸地消散,泯然眾人。

    然而,在那些大家族中,卻不存在這樣的情況。

    就拿萊斯利家族來說,不但孩子們每年都要接受體檢,出生之后各種刺激靈性因子的訓練都不可少,沒產生自我意識前,是超凡者長輩們出手,當孩子漸漸長大,有著自我意識之后,又訓練他們來克制自我,避免靈性因子從精神識海中流逝。

    即便如此,每一代產生的天賦者也不多。

    哪怕他們的父母都有著高貴的血脈,能夠保持著天賦不流失的孩子們也不多,能夠跨過那一道門成為超凡者的更是寥寥無幾,當然,比起出身普通家庭的孩子們來說,卻好了許多,在起跑線上就已經搶跑了好幾步。

    那些平民子弟,大部分甚至就不知道超凡者的存在。

    像瑞恩這樣,短短兩三個月,便從入門者成為超凡者的情況,哪怕是在歷史記載上也不多,雖然,走得早走得快算不得什么,最重要的是要走得遠。

    但是,既然能夠走得快走得早,也有可能走得最后。

    既然知道了瑞恩的存在,萊斯利家族肯定會有所行動,瑞恩也一直等待著,現在,擺放在書桌上的那些文件檔案便是證明。

    證件是畢業證書。

    蘭斯大學法學院的畢業證書,畢業證是假的,因為瑞恩根本就沒有讀過大學,十六七歲就大學畢業更是天方夜譚,然而,畢業證又是真的,因為這的確是出自萊斯利大學的教務處,在一百多年前,蘭斯大學的名字是萊斯利學院。

    那些文件是來自蘭斯市政廳的任命書。

    接下來,十六歲的瑞恩·夏爾將是蘭斯城第十六區的副區長。

    十六區,也就是港口區。

    (本章完)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