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26 莉莉
    正文

    沒出事,扎克和圣子像對視了十分鐘后,惡魔們回來了。

    “你讓我擔心了一會兒。”不是一會兒,是四十分鐘。

    邁克是抱歉的神情,“對不起,我們有預期到惡魔在返回地獄后,會有一些惡魔試圖強占杰西卡控制的地獄之門時間。但我們沒預期到……幾乎是所有非巴頓的惡魔,都會蜂擁過來。杰西卡花了些時間鎮壓他們,耽誤了。”

    呃……所以這四十分鐘中,地獄爆發了一場戰爭?扎克猶豫了一下,沒有追問了,只是,“你們控制住局勢了吧,未來不會有莫名其妙的惡魔出現在巴頓,給我制造麻煩吧?”

    邁克倒是自信,“不會~”

    扎克得到了自己要的答案,帶著羅伊回格蘭德。倒是羅伊似乎在這四十分鐘中經歷某種劇烈的情感起伏,一時調整不過來,“所以我們來這教堂到底是干什么了?除了你告訴我一個關于我們吸血鬼的惡心秘密外,我們為惡魔做了什么??”

    扎克不能回答這個問題,也不怎么想知道答案。扎克來這里是因為邁克在提要求的時候看起來在擔憂什么,現在的邁克沒了當時的擔憂,扎克就不再在乎了。

    無視了羅伊的問題,繼續返程。

    “我,我要去找喬凡尼!”土石路上,羅伊突然轉身,和扎克反方向分開。能感覺到吧,羅伊也根本不在乎惡魔,“你這個托瑞多對魔宴社會沒有一點兒感情!我也不指望你對魯特洗腦了整個社會有什么感觸!但喬凡尼一定有!我要去聽聽他對這個惡心秘密的想法!”

    扎克才不會阻止呢——大家覺得扎克用陪自己來圣子教堂這種無聊由頭告訴羅伊,魯特·勒森布拉統治魔宴的真相的原因是什么?呵,是扎克白天對那個醫生說的,‘我不在乎’。那,公正客觀的,誰會去保守一個自己不在乎的秘密啊!當然告訴那些會在乎的人,讓他們自己掂量啊~

    一夜過去。

    清晨,羅伊沒有回來,今天應該是不會回來了。倒是高中生們一個個精力旺盛的回到了格蘭德的餐廳早餐。

    扎克嘗試性的陪了一會兒,發現根本無法加入青少年的話題——這幫高中生完全沒聊紐頓天使、惡魔的話題,講的都是高中八卦。連昨天晚餐一直沒怎么說話的茜茜都在熱烈的和凱撒聊共和少女維姬。

    離開餐廳,在后廊上看著生活區。昨天回來,作為格蘭德的老板,扎克根本沒有向生活區的員工解釋稀云和邁爾斯的情況,其實扎克也在觀察。

    扎克是懶惰了。扎克覺得,反正上面的社區改造項目現在有布雷克這個歸位市長秘書處理,下面的格蘭德內部,這幫員工要是根本不在乎稀云和邁爾斯的情況,那扎克何必多事的解釋呢?

    觀察的結果是,嘿,還真的沒人在乎稀云和邁爾斯呢~生活區里絲毫沒有‘兩個我們的人和老板出去一趟就沒了’的質疑聲~

    “托瑞多。”

    扎克回頭,看莉莉拉著娜娜出來。莉莉一手抱著鼓掌的公文包,另一只手拍拍娜娜,“自己去找安德魯吧。”

    娜娜倒是有禮貌,“格蘭德先生再見。”小跑著離開了格蘭德。

    扎克先沒有理會莉莉的稱呼,看著娜娜往外跑,“一個月前還是安德魯往我們這里跑的要見娜娜,現在變成娜娜主動往那邊跑了?”

    “怎么,女孩兒就非要矜持的等著男孩兒來找么。”

    扎克無語了,莉莉有時候的思維方式真的很……進攻性,還是那種完全沒必要的進攻性。扎克不想和莉莉爭執,看了眼莉莉手里的公文包,“要移交個艾米莉亞的報告?”

    “是。”不怎么想回應的態度,但莉莉也沒有無視扎克的行動,站在扎克旁邊,“放心,按昨夜羅伊的要求,把西部異族的內容剃掉了。”撇了眼扎克,“你們后面說的內容我聽了一會兒,羅伊說的有道理。”仿佛有后悔的語氣,“我應該早點意識到作為魔宴異族,我是可以用功勞換取獎勵的。”后悔的原因是,“我應該用我的身份價值(前魯特秘書),從你這里換獎勵,而不是被你忽悠到昏了頭,心甘情愿的跑去當波奇·昆因的秘書!”

    扎克笑了一下,“現在也挺好的,畢竟完全按照魔宴的規矩來,我可以用一份漢堡命令你去當波奇的秘書。”

    莉莉繃著臉,沒有回應這句話。

    扎克等了一會兒,沒感覺到莉莉要離開,“你還有事么?”

    “托瑞多。”莉莉有重復一遍她剛湊過來時的稱呼。

    扎克皺了下眉。莉莉不該在稱呼上面出錯啊。

    莉莉自己深呼吸了一次,“我不是在叫你,我在叫‘托瑞多’。”看向扎克,“西部的殯葬業者聯盟的工會名,托瑞多。”無語,甚至有些鄙視的臉,“你在西部一個月,都干了些什么啊?魯特不給自己父親,勒森布拉氏祖勒森布拉的姓氏,最后導致這位氏祖成為勒森布拉氏族在魔宴如今最大障礙的例子,你是忘了嗎?”

    扎克挑了下眉,暫時沒說話,準備聽一下莉莉想說什么。

    “十三氏族的姓氏,對吸血鬼氏族來說,有多么重要的歸屬性,你不知道嗎?你怎么能讓你的姓氏,成為一幫異族、人類組建的工會名?!你自己都不重視你自己的氏族歸屬感嗎?隨便把自己的姓氏丟給,丟給……一個民間團體?你在想什么啊?!”

    扎克眨了下眼,又等了一會兒,發現莉莉已經說完了,盯著自己等回應。

    扎克偏題了,“我必須要承認,我猜到我回來你一定會找我問一些事情,但我預期的是你會問我二代勒森布拉的事情。關于妮娜·勒森布拉,或如今在巴頓呃凱文·勒森布拉。”

    莉莉看著扎克,“二代勒森布拉的事情?妮娜,凱文?他們是誰?我不認識,我只認識魯特,而魯特已經死了。哼。”這回答……好特別。

    扎克在去了西部,被妮娜攻擊后才意識到自己在魔宴已經沒有對手了。聽莉莉這回答,仿佛莉莉早就確定這一點兒了……

    扎克露出了一個微笑,不再偏題,“不是我不重視托瑞多的氏族歸屬。勒森布拉對待氏祖方式,失敗于勒森布拉這個姓氏已經代表了一個氏族最高價值,而魯特在喚醒弗蘭克的時候不想把這最高價值交給他的父親,才故意不把勒森布拉的姓氏給弗蘭克,這才制造了隔閡。”扎克看了眼莉莉,“托瑞多現階段在魔宴,還代表不了價值,因為托瑞多氏族,在魔宴的歷史中,才剛剛開始立足,托瑞多,什么都沒有。”

    看莉莉有了思考了神色,扎克轉開了視線,“你應該看的出來,我無意在魔宴制造出來的社會中耕耘。”扎克聳肩,“我更無意在西部社會中搭建我的‘托瑞多’最高價值。但托瑞多作為魔宴氏族,這個名稱,必須要代表些什么才能對應它于社會中承載的權力,對么。”扎克笑著,“拜邁爾斯的一些有意思的吸血鬼生態解讀所賜。”沒想到吧,扎克剽竊了邁爾斯的理念~“我在西部將把‘托瑞多’變成一個‘稱謂’,讓得到這個稱謂的異族或人,去建立身為‘托瑞多’的價值。”

    莉莉仿佛頓悟的深吸了一口氣,看向扎克的側臉,“你讓西部每個殯葬業中的異族和人類把自己的價值變成你托瑞多的價值!你甚至什么都不需要做!那些殯葬業中的每一個存在都會為了他們自己的利益,不斷將托瑞多這個稱謂推高向社會價值的高處!當‘托瑞多’已經出現在社會的時,你也已經不需要在意,托瑞多代表的是吸血鬼的姓氏還是工會的名稱了!因為托瑞多,本身就已經是價值,是這個集體的歸屬!”

    扎克微笑著,沒必要回應了。

    莉莉收回了視線,安靜了一會兒,“魯特死的早是他最大的幸福,對么。”

    “可能吧。”扎克想試探一下,“在你提問之前,你真的認為我犯了和魯特一樣的錯誤嗎?”

    莉莉搖了搖頭,“我沒有說處理勒森布拉氏祖的姓氏方式是魯特的錯誤。”重新看向扎克,“作為魯特的秘書,我是真的有找你換獎勵的情報。”

    呵,還真被扎克試探出來了,扎克彎著嘴角,“魯特不愿意讓他的父親,弗蘭克,獲得勒森布拉的姓氏,觸碰勒森布拉的價值,是有不得已的內情?”

    “是的!”

    果然!一個人類醫生能發現的事情,莉莉這個魯特身邊最近的秘書,也是知道的!而莉莉挑這樣一個時間點找扎克進行這樣一場還算精妙的鋪陳,也是有原因的——

    扎克給了莉莉一個惋惜的表情,“抱歉了莉莉,就算是你現在想用某個情報找我邀功,也晚了~”

    “你都沒有聽我說這情報是什么!”對莉莉來說,鋪陳已經結束,她已經有些抑制不住……激動了。

    “我不用聽。”扎克,“我已經知道了。魯特是用洗腦的方式統治魔宴的,這就是他必須維持獨裁的原因。即使連他自己的父親,他都不能信任的原因。”扎克沒有玩弄莉莉的想法,給了她痛快。

    莉莉看著扎克,看了三秒,重重的甩手拍打一次后廊的廊柱,走掉了。

    九天神皇

    巴頓奇幻事件錄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