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4 我能
    晚餐的時間,愛麗絲和瑪雅滿載歸來。兩個少女居然還給扎克買了禮物。

    “這是?”扎克看著愛麗絲為自己手腕帶上的東西。

    “手表~現在沒人用懷表了~這是電子表~”

    “哦。”扎克試圖欣賞這種新潮東西,“這些按鈕是干什么的?”扎克挺無語的,為什么現在的人類科技產品的走向是越來越的按鈕……

    愛麗絲按下了一個鈕,為扎克演示。

    扎克挑了下眉,看著表盤上的顯示屏閃爍了一下,然后顯示的時間變了。

    愛麗絲笑著,“共和時間~”

    “我不需要在共和就能知道共和現在的時間?!”扎克驚了。

    “恩~”愛麗絲又按了幾個鈕,“全世界的時間都在你的手腕上~”

    “哇哦!”扎克驚喜的像個弱智……

    而這份弱智是有原因的——任何一個年齡高于聯邦國的吸血鬼,都知道一個傳說。

    這個年齡限定非常具體哦,意思就是十三氏族還沒出現前的吸血鬼。吸血鬼起源地的吸血鬼們。

    這個傳說是這樣的:只要你能一直往西并跑的足夠快,就能永遠在黎明前的黑暗中為所欲為,將太陽永恒踩在地平線下~

    這個傳說從來沒有被驗證過。因為沒有一個吸血鬼跑的夠快。十三氏族出現后,十三個血統的吸血鬼和人類來到了新的大陸。十三氏族是第一批知道這個傳說是真的的吸血鬼。因為對太陽出現的時間極其敏感的吸血鬼們,意識到了真實的日夜與自己體感的時間出現了偏差,扎克自己就花了一段時間才適應新的時間輪換。

    是現實告訴了十三氏族那個傳說是真的。一個生物,是能永遠活在太陽照不到的地方的~

    扎克的驚喜并不是驚喜,呃,‘全世界的時間都在我的手腕上’,而是身在格蘭德,卻能夠直觀的意識到遙遠的某個地方在經歷和這里完全不同時間。如果四個世紀前的吸血鬼們,能夠明確的知道這個事實,圣主恐怕就沒機會將吸血鬼的最強血統們抽離,變成殖民戰爭的工具了——吸血鬼們會自己一路往西,在追求永夜的路上順便征服所有還沒被陽光照耀的土地……

    瑪雅嘲笑了扎克的驚喜,扎克也懶得跟一個少女解釋自己這‘老邁’的感悟。自嗨的在后廊上玩兒了半天這份好禮物。

    如果不被打斷,扎克可能會玩兒一晚上。

    打斷扎克吸血鬼專屬自嗨的人,是諾。

    扎克看到諾走入格蘭德的時候,好心情就完全消失了。諾不該再來格蘭德的。

    “別急著說教。”諾很清楚的看到了扎克的表情變化,語氣還算平和,“我不是來和你當朋友的。”

    這話不能用字面理解。諾的‘和扎克當朋友’,等于一個人類目的性極強的倒貼一個吸血鬼。是扎克努力讓諾放棄的錯誤人生選擇。

    所以聽到這話,扎克的神色好了一點兒了,“今天周日,你被拱來拉我去參加**吧聚會的?”

    諾靠向了廊柱,撇了下嘴,“你應該蠢一點兒才好,我最討厭蠢的人。”諾也是難啊。他正在告訴扎克,扎克的聰明并沒有讓‘不和你當朋友’變得容易。

    行。那扎克就盡量蠢一點兒,“巴頓的灰色職業者們想念我這副漂亮皮囊了。”

    諾居然翻了個白眼,對扎克不走心的努力不怎么滿意的樣子,“不,是我們需要幫助,我們需要一些更專業人解決一些特殊的麻煩。”

    扎克的視線飄了一下,沒說話。因為蠢是裝的,諾出現的那一刻,扎克就知道他為什么會來了——巴頓的灰色職業者們遇到了他們無法解決的麻煩,于是想起已經缺席他們團體很久的格蘭德大能了。

    并且,扎克還知道諾嘴里的‘特殊麻煩’指的是什么。

    諾看扎克不說話,皺了下眉,“現在不是裝蠢的時候。”

    扎克無奈的搖了搖頭,看回了諾,“你需要我做什么?”

    “我需要你拖住詹姆士·蘭斯警探。”諾接的很快,這對話似乎略過了一段很重要情況說明,“他對我們來說太難對付了,但你可以輕易的管住他……”

    諾走神了,回頭看了眼格蘭德后院,因為有兩個諾陌生的家伙從生活區走過來了。是兩個非要從今天開始就呆在格蘭德的新員工——米羅和斯考特。

    扎克也往兩人看了一眼,丟了一個‘你們過來干嘛?’的眼神。

    回答扎克眼神的是斯考特,不過他是盯著諾說的,“嘿,這不是諾·瑞佩特么,我這一年多謝你的照顧了。”斯考特的語氣中并沒有被‘照顧’的感謝。

    扎克明白這是斯考特在告訴自己,斯考特這個前罪犯之前一年謀生的‘零活兒’,有很多是從諾那里來的。

    諾的嘴角有些不屑的扯起,“斯考特,你終于找到一份穩定工作了?恭喜。”同樣的,語氣中并沒有恭喜的意思。

    斯考特沒理諾了,站到了扎克身邊,一副不知道該干什么的樣子傻站著。

    扎克能明白這是斯考特在執行他面試時說的話,他只想守住他這份工作——斯考特不可能知道扎克在和諾在談什么,但他不愿意錯過任何可能對他造成威脅的情況,所以湊過來了。心思和行為都單純的有點兒……傻。

    扎克真正好奇的是米羅,這個木乃伊不在自己的新公寓里好好養老,湊過來干嘛?

    米羅注意到扎克在看自己,但他沒有回應扎克的眼神,居然直接在扎克身邊坐下了,看著諾,然后開口了,“我聽說了那些惡魔自己不想處理他們容器在他們離開的時候做的荒唐事,委托了人類解決。你就是他們委托的人類嗎?難為你了。”說完,這個木乃伊翹起了二郎腿,往墻上一靠,一副看戲的樣子,“那幫惡魔是真的不厚道,自己不解決,非要搞委托,不過就算是委托,也應該去委托祖們事務所才對。但他們偏不,非要委托人類。說白了就是故意攛掇人類往吸血鬼這里靠。看,你果然來了。”

    之前我們覺得扎克和諾的對話中略過的東西,補上了。

    惡魔強制返回地獄的半個小時中,一些恢復自由的人類做了一些反正他們不用負責任的事情。對,就是第二天,詹姆士跑來格蘭德找扎克的事情。

    扎克當時確實是解決了,在安娜貝爾的助攻下,向詹姆士說明了一個道理——被異族劫持的人類人生,已經不是人類的人生了。詹姆士管不了那些惡魔容器干的事。

    但事情并沒有就這么輕松的過去,感謝米羅的看戲式解說,我們現在知道了那些劫持了人類人生的惡魔,并沒有自己解決他們容器在半個小時中干的爛事!不僅他們自己不解決,也沒有讓專業幫助異族生活的祖們事務所接手,而是神經病一樣的委托了巴頓的灰色職業者!

    這一周中,扎克不只一次被詹姆士為了這件事情騷-擾-——“惡魔什么意思??就是不想承認那些容器做的事該他們惡魔負責了??好!他們不負責,我負責!!”

    所以,扎克看到諾來那一刻,就知道他為什么來——詹姆士這一周已經抓了幾個被惡魔委托的人類了!詹姆士不會犯抓惡魔進警局的低級錯誤,所以就抓這些‘無辜’的灰色職業者……

    整個事件的發展,已經變成了一個玩笑。心知肚明扎克和諾,都不想深入談論這諷刺的境況,直接略過。

    現在好了,還是被一個亂入的米羅說出來了,這語氣,這神態,完全就是閑的沒事的路人在八卦別人的窘境。

    等一下。格蘭德的后廊或許是這個養老的木乃伊最完美的八卦地點,但……

    “什么惡魔,什么容器,什么吸血鬼?什么人類??”斯考特不傻愣的站著了,視線來回在三個人身上轉,“‘果然來了’是什么意思??!”

    扎克擬人的嘆息一聲,抬手將米羅推起,“對格蘭德有威脅的東西我自然會在前面頂著,但你自己制造的麻煩,我沒義務替你解決。”將米羅推到了臉開始抽搐的斯考特面前。

    然后扎克就真的沒管這兩個家伙了,看回諾,“這次我管不住詹姆士,他抓的是人,是真的隨便查查就能找出一堆理由抓捕的灰色職業者。我幫不了你們。”

    諾還是有些走神,因為旁邊發生的事情太……讓人分心——米羅和斯考特在,在摔角。兩個人用了最原始的方式在強迫對方屈服于自己的控制下。

    不對,主動想控制住對方的是米羅,但斯考特并沒有讓米羅如愿,雙方陷入了陷入膠著。呃。

    “他們……”諾必須得問,因為雖然不認識米羅,但諾聽的出來米羅不是人類。

    “不用管,木乃伊沒有傷害任何活物的能力,物種決定的,他打不過任何活著的東西。”扎克不希望諾走神,“你聽到我說的沒有。我這次幫不了你們。”

    “我聽到了。”諾皺了下眉,艱難的把視線從那邊五五開的戰局中拉開,“那你可以做什么?”諾似乎不打算讓這次格蘭德行程被浪費,“根本問題在惡魔,我知道足夠多的信息讓我避開惡魔的委托,但我們的灰色職業的大多數同僚都沒有這些信息,他們不知道給他們委托的是惡魔!現在一個個被詹姆士·蘭斯追捕圍剿。我不能讓這種事情繼續持續!你,你不能讓這種事情繼續持續!”

    扎克也皺了眉,思考了一會兒,開口了,“不,其實我能。”擺了擺手,“你走吧。”

    扎克思考出來的東西是——對于那些不知道異族的灰色職業者來說,現在被詹姆士抓起來,或許是他們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巴頓已經沒有這些‘無知’的灰色職業者生存的空間了。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