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5 羅伊與尼克
    周一的清晨,還沒睜眼的時候扎克覺得今天會是美好的一天,沒有原因,就是感覺。睜眼后,等血流往該去的地方,激活吸血鬼的感官后,扎克的美好感覺,沒有了。

    斯考特一臉平靜的站在扎克的床頭,看著扎克干癟的臉緩緩恢復彈性。

    “早上好。”扎克的聲音像從地獄發出的,干啞、撕裂。

    斯考特依然一臉平靜,“早上好。”

    扎克完全不清楚這家伙為什么會跑到這里來,也不知道這人看自己睡覺看了多長時間。扎克沒問,僵硬的起身,在床頭柜里翻出一瓶血,開蓋,仰頭,清空。

    在血液的補充下,輔以揉搓,扎克的身體機能恢復加快了,逐漸恢復為斯考特認識的格蘭德老板的樣子。他開口了,“每天晚上,你都會變成那副干尸樣子嗎?”是個非常‘**’的問題。

    “不是。”扎克開始整理自己的衣著,今天還有事,沒心思多理會一個求知的人類。

    看扎克在鏡子前整理儀容,斯考特保持了平靜,“今天會有更多新員工會來格蘭德工作,生活。”他看到鏡子中的扎克……轉了個身,露出后背翹起的衣角,鏡子外的扎克往鏡子中丟了個感謝的眼神,然后背過手,把翹起的衣角整平了。斯考特正說著話的嘴咬斷了一截空氣,然后把這截空氣大口咽下,再然后,繼續維持他的平靜,“還有多少像米羅那樣的人……同僚,會和我生活在一起?”

    “一半。”扎克回答了,很滿意鏡子中自己的形象,離開主臥,下樓,去餐廳。斯考特跟著扎克了。估計還有問題。

    愛麗絲和瑪雅已經吃了玩了早餐,正在打包了數量過多午餐。

    “蘿拉和凱普勒他們不至于沒有午餐錢吧?”扎克隨口問了一句。

    瑪雅回答的,“給凱撒的,他家現在沒有人類的食物。”撇了一眼跟在扎克身后的斯考特,無視掉,“我們不接濟他的話,他就要餓死了。”

    “哦。”扎克掃了一眼接濟凱撒的食物,“凱撒討厭蔬菜,從小就討厭。”扎克沒說錯,幼童時期的凱撒,完全是扎克和本杰明照顧的,所以這點兒小事兒還是清楚的。

    瑪雅翻了個白眼,“所以我給他準備很多蔬菜,很多!”

    扎克側了頭,沒繼續過問的**了,象征性的,“你們兩個在學校要好好學習,別惹禍。”再次獲得瑪雅的一個白眼。扎克離開餐廳,走上后廊,朝正好出倉庫的羅伊·茨密希點了下頭。

    羅伊往扎克這邊走來,還沒走近,斯考特,“蘿拉和凱普勒是巴頓的蘿拉和史密斯的凱普勒吧。”巴頓的小老百姓們或許不清楚西區人的生活是什么樣的,但這些經常曝光的名字,還是知道的,“凱撒,是市長前妻的兒子,最近那個女人又結婚了,和一個外地……人,對么。”

    不值得驚訝什么,這些東西看報紙就能知道了。

    “是。”扎克隨口回答了,在羅伊過來的時候迎上去,看一眼羅伊身后拖著的行李箱,“都準備好了?”

    羅伊·茨密希要離開巴頓了。

    這決定是在扎克去維嘉的期間中做的——在羅伊幫愛麗絲和瑪雅競爭黑女巫組合的位置后,羅伊為他的茨密希氏族,做了大膽的選擇:他想去黑女巫在中部的留守地,塞勒姆考察。

    這世界上沒有比黑女巫更精通巫術的族群。羅伊決定由自己這個在巴頓和巫師建立了友好關系的開始的吸血鬼,去中部做未來必然會和巫師家族開戰的前哨。而黑女巫的塞勒姆,是最完美的前哨站。

    羅伊可以借由黑女巫的幫助,充分學習魔宴會遭遇的各種巫術——填補魔宴對四個世紀的巫術生態沒有絲毫概念的空白。

    “好了。”羅伊撇了一眼扎克身后的斯考特,然后也瑪雅一樣,也無視掉了,“現在就是等柯登、約翰、布米過來,然后我們出發去會和月華百影,最后,正式啟程。”

    羅伊當然不會一個人去,茨密希和印安的仇恨在巴頓算是和解了,但在巴頓外,誰能保證別人也放下的仇恨?擔保人是必須帶的,而羅伊這幫人員安排,就非常嚴密了,普通印安人的擔保——柯登,巫師的擔保——約翰,在中部大概率會遇到的前隱秘聯盟相關者擔保——布米·諾菲勒,最后,目的地的黑女巫擔保——月華百影。

    羅伊說完,就把行李往后廊上一甩,坐下了,一副安心等人的樣子。

    扎克在羅伊身邊坐下。扎克其實是擔心的,羅伊做這決定的時候扎克沒有參與,如果扎克參與了,扎克會說出無數個茨密希前往中部是糟糕決定的理由。但扎克現在再說這些話就晚了,只能,“就這幾個人嗎?”扎克覺得不夠,“你是聯邦茨密希血統的頂點,我覺得如果你不那么著急的話,可以在巴頓轉化幾個后裔帶上。”

    這是非常真心的建議,茨密希的氏祖和克雷格離開聯邦去了北國,魔宴的茨密希被魯特·勒森布拉迫害后,聯邦茨密希的數量實在不夠看。羅伊要帶領茨密希走出新的未來扎克是同意的,但這過程如果會威脅到現在聯邦茨密希頂點血統,就得不償失了。

    羅伊皺了下眉,斜撇著扎克,撇到了扎克旁邊的斯考特,“好啊,那把他給我做我的后裔吧。”

    斯考特突然被點到,抖了一下,“我什么?”

    扎克也側頭看了一眼斯考特,撇嘴,無視,對羅伊,“我是認真的,你妹妹在維嘉看上了稀云,幾乎是沒有緩沖時間的就轉化了他。老實說我覺得挺適合的,你那番和平主義者的言論說說就行了,你我都明白茨密希血統需要的是‘用暴力解決問題本性’。”扎克沒說這‘本性’是好是壞,“而這種人,巴頓有很多,格蘭德剛放出去了一批。”說的就是腰斬的中途之家前罪犯們,“與其放那些人威脅巴頓社會安穩,我寧可你去把他們都收了,變成茨密希和你去中部開荒。”

    茨密希撇著嘴,沒有反駁,到好像真的在思考這個提議。思考了一會兒后,開始嘲諷扎克,“我都要走了,還要幫你這個托瑞多解決社會隱患?你想得挺美的啊!”

    呃,羅伊變聰明了。

    扎克抿了下嘴,“這叫互助。”托瑞多又開始了,“諾昨晚說的情況很現實,未來的巴頓社會中,這種無知、但又想活在黑白之間夾縫的人,很難。”扎克側頭看了眼斯考特,話,是對羅伊說的,“看,這就是例子。”

    這確實是個現實的情況,前罪犯在社會中不好求生存,很容易走入斯考特講述的生活方式。然后,那些靠灰色的‘零活兒’求生的人在現在巴頓的社會環境下,就是詹姆士的耙子,因為他們無知,他們不知道自己接的‘零活兒’來自什么‘人’!最后,就是惡性循環。

    斯考特又被點了,極力控制著自己的臉不要變形,沒機會說話。

    羅伊保持了嘲諷,“這是你托瑞多城市的問題又不是我的,而且你這還是提醒我了,我要是開了這種接受無知、暴力罪犯為茨密希后裔的頭,那可就止不住了!哼,現在茨密希在魔宴的地位本就墊底,要是我們自己還不自律,被塞一些亂七八糟的后裔進來,那我們就是下一個氏族成分混亂的卡帕多西亞!卡帕多西亞廢了四個世紀然后,靠你翻身了,四個世紀后你再來幫我嗎?”

    扎克擬人的嘆息了一聲,知道是說服不了羅伊了。

    羅伊的思路很清晰,他提到了卡帕多西亞氏族。大家應該還記得卡帕多西亞氏族中有大量的其它氏族的換血者,曾經扎克在維嘉用這個事實威脅過魔宴,在卡帕多西亞無腦的明確偏向托瑞多的時候,給魔宴造成了一種扎克能靠著卡帕多西亞組建新的吸血鬼聯盟的威脅感。

    但這個情況放到茨密希身上,就不行了。暴力罪犯的茨密希后裔,不是扎克可以扭曲成什么有意義籌碼的東西。現在不行,四個世紀之后,也不行。除非文明倒退,世界回歸野蠻人的生態。

    “好吧。”扎克放棄了,“但我還是覺得你帶的人少了……”

    扎克的話都沒說完,一輛加長禮車開入了格蘭德。

    扎克其實早就聽到這車的聲音了,但沒想到這車是來格蘭德——這車在波奇·昆因的家前停了一下,然后沐恩上了車。扎克沒想到這車重新開起來后直接開到格蘭德來了。

    車門打開,才上車的沐恩在車里對著扎克笑了一下,然后,更深的座位中,尼克·喬凡尼探出了頭,下車,先是撇了眼扎克身邊站著的斯考特,然后和之前所有人一樣的無視掉了,看向羅伊,“很好,我沒有錯過。”

    尼克走上后廊的時候,扎克的視線依然在車里,因為車里還有人,是伊芙·瑞默爾的兒子,索林·瑞默爾。

    扎克有點兒無語,不管尼克是來干什么,他是故意安排了這樣的出場,用控血屏蔽了格蘭德中同為二代吸血鬼的感官,求的估計就是扎克和羅伊一副驚訝的樣子。

    羅伊的臉是真的驚訝,“你沒錯過什么?”

    扎克嘛,看著車里的人員成分,“沒錯過你。”扎克詢問式的看向尼克,“你要和羅伊一起去中部?”

    “什么?”羅伊看了一眼扎克后馬上就瞪回了尼克,“你跟著我干什么?!”

    “誰跟著你了。”尼克斜撇了一眼扎克,是有些不爽扎克直接說中了事實——“準你們茨密希伙同諾菲勒去學習黑女巫的知識,就不準我們喬凡尼伙同瑞默爾去拉攏沒有阿爾法的狼人了?”

    真好,尼克幫我們把關系對應起來了。

    唯一需要補充說明的,可能就是喬凡尼是怎么搭上狼人這條線的了。

    兩件實事造就的結果——

    第一件,魔宴先前在接到中部狼人試圖制造新阿爾法的時候,是喬凡尼出動去圍捕的,這就有了之后羅根作為瑞文奇的狼群一份子去西部接收那些狼人。

    第二件,為了解決瑞默爾和史密斯的家族矛盾,已然入駐西區人圈子的喬凡尼,和同樣在西區人圈子中站住腳的瑞文奇,對眼了。嘖,別吐槽,生活在同一個地方,在同一批人類中周旋的非人,還有前面的淵源,不對眼才奇怪了。

    扎克還能看的更遠——這就是尼克解決史密斯和瑞默爾矛盾的方式。扎克:“狼人是你讓瑞默爾放棄糾纏史密斯家族的方案?”沐恩,是瑞文奇狼群的巫師,別忘了。

    尼克聳了下肩,“是的,和你說的一樣,瑞默爾的最大問題就是自己沒有資源產出,必須要依附于什么,以前的隱秘聯盟,現在的史密斯,都是瑞默爾的資源提供者。如果無法找到能支撐瑞默爾的東西,瑞默爾對任何集體來說,都是累贅。”

    這沒錯,曾經的扎克就用瑞默爾的這種特性讓魔宴對瑞默爾無心拉攏的——你想要瑞默爾,你就得養他。現在瑞默爾和史密斯的矛盾也是這樣,瑞默爾在史密斯背后利用史密斯家族的資源搞自己的事情被史密斯先生抓到了。

    扎克點了下頭,“瑞文奇現在的狼人就是你的解決方法,瑞文奇的新狼群因為所處職階位置完美,能掌握所有西區人階級的資源,瑞默爾放手一個史密斯,得到得到是整個西區的資源。”

    尼克無奈的點頭了,是因為不爽扎克沒給他表現的機會,這話是他這個策劃者來說多好。但尼克沒有放過總結的機會,他看向了羅伊,“你依托托瑞多城市的派斯英社區,我依托托瑞多城市的西區人社區,你要黑女巫,我要狼人。”總結是,“我們的目標都在中部,我們順路。”回身展示他帶來的座駕,“一起么。”

    羅伊撇了嘴,“哼,隨便。”那就是答應了。

    某種程度上說,扎克放心了,羅伊去中部的人員擴充了,這樣的組合,在中部,除非他們故意作死,不然應該是無敵的……

    但該明確的還是要明確,看的出來吧,喬凡尼和茨密希!

    可以被拉攏的狼人和黑女巫的知識都不是只有中部才有的。安全的做法是喬凡尼在東部搜索狼人,而羅伊就近去紐頓請教紐頓的黑女巫。但這兩個魔宴吸血鬼都選擇了去危險的中部完成他們的目的!

    能為了什么,哼,為了在魔宴擴張至中部的大業里,拿到第一份收益唄~羅伊的情況剛才已經剛說了,他若成了塞勒姆就是魔宴在中部的第一個前哨站,而他茨密希就是那里的主人!至于尼克,他要是成了,哼,魔宴中還有誰敢逼逼一句他喬凡尼的人口問題?見過月圓的狼人嗎?沒見過的,喬凡尼能讓你見一見;四個世紀中忘了曾經吸血鬼恐懼的,喬凡尼能你讓想起。

    算了,這種競爭是良性競爭,扎克沒什么好說的,把位置讓給了尼克,自己離開后廊,往格蘭德外走。扎克要開始今天的日程了——

    昨晚扎克進入吸血鬼式的睡眠前,格蘭德來了個訪客,嚴格的說不是訪客。

    一只蝙蝠在扎克閉眼前撞上了臥室的窗戶,撞碎了,扎克起身去看著只莫名小生物的時候,這只蝙蝠在一堆碎玻璃中爬起,口吐人言,“明天來城市中見我。”然后,怕打著翅膀,撞碎了另一扇窗戶的消失在夜色中了。

    這就是扎克的今一整天的行程,赴約——在城市中見一只會說人話的蝙蝠。呵呵。

    “你要出門?”呃,斯考特還跟著扎克呢。

    “是。”

    “你的員工今天來格蘭德,你卻要出門??”合理的質疑。

    “恩。”

    斯考特加快了腳步,跟上了扎克的前進速度——看起來扎克走的很悠閑,還同時在東張西望,但就是莫名的快,“那我猜一定是和剛才我聽到的那些東西一樣,‘奇幻異常’的事情吧!”努力維持的平靜,逐漸開始失控了,因為斯考特要加大呼吸的頻率才能跟上扎克。

    “是的。”

    斯考特大邁了幾步,追平扎克,“是什么?!”他大概沒有質問的意思,但急促的呼吸讓他的語氣聽起來有點兒像質問。

    扎克側頭看了一眼斯考特,“岡格羅的氏祖出現在巴頓了。”今天開始后,扎克唯一向斯考特解釋的事情,要注意聽哦,“但和我記得的一模一樣,這位先生的自尊我實在無法……”扎克看向遠方,“‘來城市中見我’?”扎克搖著頭,他在吐槽!“你不認識任何人類城市中的地名,可以,那至少可以說個‘最高的地方’、‘能看到海浪的地方’吧。但不,絕對不向別人暴露自己的弱點,野外生物的本能,很好。那我們就不要約在城市如何?不,這世界上哪有生物鏈頂端的生物不敢去的地方?完美。”扎克吐槽完了,“所以就一句‘來城市中見我’,行,那我就去城市中見你。”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