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6 岡格羅與歷史
    站在巴頓最高的建筑——尤里酒店的樓頂邊緣,扎克將自己的視野擴展到了極限。找岡格羅氏祖?不,扎克自己都知道自己在找什么。

    關于岡格羅,給大家講段兒歷史。

    在十三氏族集結的初期,一些無聊的吸血鬼好奇岡格羅的變形能力為什么是蝙蝠和狼形態。這群無聊的吸血鬼中就有我們的扎克。當然扎克有自己的原因,扎克作為托瑞多,需要了解自己的盟友是些什么樣的角色。不同于已然相當熟悉的勒森布拉、喬凡尼、布魯赫……岡格羅對托瑞多來說,相當陌生。

    當時的岡格羅氏族有求于十三氏祖——帶他們來到新大陸,所以他們有好好這個問題。蝙蝠,是夜行生物;狼,是人類懼怕的生物。

    然后這問題就沒誰繼續追問了。

    隱秘聯盟組建的初期,這個問題又被拿出來了。但不是因為隱秘聯盟的吸血鬼無聊,而是隱秘聯盟在中部——隱秘聯盟,要面對中部巫師家族和狼人組合的威脅。

    可能要讓大家失望,因為重提這個問題的,不是托瑞多,不是我們的吸血鬼扎克了。

    扎克在忙著籌謀怎么離間巫師家族和狼人,解除隱秘聯盟的威脅……

    提問的,是較真的阿薩邁特氏族。他們要求岡格羅給出答案,狼人繼承于岡格羅的態變化,為什么是狼。

    別覺得這個問題無聊,想象一下,要是帕帕午夜的造物不是狼而是蝙蝠~別說現在隱秘聯盟的壓力巨減,就是十三氏族還團結一致戰爭的階段,吸血鬼的損失也不會這么大——狼的牙齒殺傷力大還是蝙蝠的牙齒殺傷力大?比大小,會吧。

    阿薩邁特覺得只要岡格羅誠實的告知他們的形態變化是什么原理,如果這個‘原理’存在的話,那阿薩邁特就能找出克制狼人威脅的方法。

    結果如何,大家也知道了,托瑞多離間了狼人和巫師家族,讓這兩方開始相互仇恨了,隱秘聯盟的威脅成功解除,阿薩邁特在這件隱秘聯盟的危機中……屁用沒有。

    但阿薩邁特問到了答案。

    岡格羅說,蝙蝠是因為曾經沒有日行的能力,他們需要一個合適的形態生存,不接受人類文明的人,不可能在白天的找個洞等天黑,所以變成蝙蝠吊在巖壁上睡覺,安全又合理。

    當十三氏族確定的那一刻,蝙蝠的形態就失去存在的意義了。岡格羅們在白天也會保持狼的形態進行捕獵,用不著變成蝙蝠鉆洞里睡覺。但因為蝙蝠形態是很多岡格羅都會的,所以保留了。

    至于為什么狼人是狼人,大概是因為,帕帕午夜遇到岡格羅的時候,岡格羅是狼。蝙蝠的血,沒到帕帕午夜手上。

    得到了這樣的回答,阿薩邁特的思路也無法繼續了。將這份,呃,‘知識’封入了隱秘聯盟的知識儲備中,然后冷靜的看托瑞多獨攬威脅解除的功勞……

    隱秘聯盟中,除了阿薩邁特,唯一打開過這份知識的,可能就只有扎克了。原因也很簡單,扎克不想隱秘聯盟的任何成員覺得自己對聯盟沒有用。是的,扎克只是出于對隱秘聯盟穩定的關心,才去過問阿薩邁特的發現的。

    扎克的戲做的很足,在當時的隱秘慶功宴上,拉著阿薩邁特討論岡格羅的形態變化,向每一個來祝賀的吸血鬼說明——在解決狼人威脅這件事上,不是只有托瑞多在努力,還有阿薩邁特。

    哎,扎克是真的辛苦……算了,不說這些了。

    重點,是扎克在社交活動上有多精通不用多說,扎克也不是拉著阿薩邁特尬聊人失敗的方案,而是“未來,我們會找到讓岡格羅能好好融入我們這個新聯盟的方法的,阿薩邁特對岡格羅的發現很重要!我們能找到一個對聯盟有意義的方式使用岡格羅的能力!”這話沒毛病吧。

    有毛病的是沒有感情,只追求事實的阿薩邁特:“你的希望不會實現。”

    扎克當然會問,“為什么?”

    “岡格羅不想對聯盟有意義。”

    “呵呵呵,你這么說就好了……”

    “不是我說的,是事實。岡格羅有著能成為任何生物生存的能力。唯獨不想做為人生存。”

    十三氏族召集的時候,大家就知道岡格羅討厭人類文明,所以扎克對最后一句沒問題,有些無奈,但,沒問題。有問題的是,“任何生物?”

    “岡格羅從來沒說他們只能變成蝙蝠和狼,這兩個選擇只是最合理而已,一個夜行,一個人類怕。如果圣主沒有在我們來這片大陸前給我們日行的能力,現在的狼人,一半的幾率就是蝙蝠人。”

    歷史講完。

    當時是扎克是和哪個阿薩邁特進行的對話,扎克都已經不記得了,也不用記得,反正一定死在共和了。但這段話,扎克一直記得。

    岡格羅是可以成為以任何生物生存的生物,唯獨不想做人類。

    扎克依然不知道這話的前半句對不對,但扎克在這座城市的最高點,俯瞰這個人類文明的造物——整個城市時,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因為仿佛看到的除了是建筑外就是人,是岡格羅不想做的東西。

    一個氏族的特性,是誰定的?是氏祖。所有關于岡格羅的描述,都來自這個氏祖為這個血統的傳承定下的標準。

    然后在這之上,扎克還比其他人多知道一點兒東西,那就是這位岡格羅氏祖的……自尊,這就要說回……

    扎克伸手把即將從巴頓最高的建筑上自由落體的斯考特拉回來安全位置,然后甩手給了閉著眼的斯考特一巴掌,“你恐高還靠過來?不想活了?”

    是的,斯考特依然跟著扎克在,這么執著的原因只有他自己知道。

    斯考特的身體完全靠著扎克扶持,蒼白的臉上一道巴掌印開始成形,粉紅粉紅的。這貨迷離的睜開眼,呃,是剛從昏迷中復蘇……呆愣的,“我,我恐高嗎?”

    扎克拉著斯考特把他推到了樓頂邊緣。斯考特往下面看了一眼,腦袋一耷拉,又昏死過去了。扎克再次把人拉回來,對著另一側臉再來一巴掌,“你恐高,記住了嗎?”

    斯考特迷離的看著扎克,“哦……哦。”

    扎克松開斯考特,看了眼天空,正午了,一上午在城市里亂逛,毫無所獲才想到來城市最高點看看。不過看這樣子,也什么可期待的,算了,放棄了。

    扎克開始往回走,“回格蘭德。”

    “回去了?”斯考特揉著自己的兩邊臉,跟上,“不見那個什么岡格羅氏祖了?”

    “不見了。”扎克再次吐槽了,“他要是真想見我,知道在哪里找我,讓我找他?他太看得起我……”這吐槽沒說完。

    一只剛才在扎克俯瞰巴頓時陪著扎克在樓頂邊緣站三分鐘的鴿子說話了,“看得起你不好么。”

    扎克回頭,看著這只鴿子。

    這只鴿子也在看扎克,綠豆大小的眼睛,眨都不眨的看。

    沉默持續了半分鐘,斯考特——“啊!鴿子說話了!!!”堅持了一上午的跟著扎克,在這時功虧一簣。斯考特用了他最快的速度逃離。別管這個人類了。

    扎克目送斯考特跑走——主要是確認這家伙沒真的瘋掉的跑去跳樓,然后才重新看回鴿子,“你可以變成鴿子。”語氣不像,但這確實是個疑問句。

    鴿子張開翅膀,離地的瞬間形體就發生了變化。一個人站在了扎克面前,“我還可以變成人。”

    奇怪的回答。但扎克顧不了那么多,脫了外套要給這位岡格羅氏祖披上……但碰都沒碰到對方,岡格羅氏祖的形態再次變化,重新變成了鴿子。

    扎克捏著自己的外套,皺著眉,“有意思么?”沒錯,就是不爽的質問。

    “有意思。現在你找到我了。”鴿子怕打著翅膀的騰空,“去你住的地方,給我說說西蒙·岡格羅。”

    “你故意玩兒我?”繼續質問。

    鴿子已經飛遠了,扎克沒得到回答。

    回歸剛才被打斷的話題。

    岡格羅氏祖的自尊。

    又要說歷史了。

    在十三氏族前往這片大陸的路上(越洋),十三氏族和人類的士兵們一起聚集封閉的人類運輸工具中,討論對著片大陸的計劃。

    大家的都很有自知之名,知道殖民就是美化后的說法,入侵才是本質,戰爭是不可能避免的。

    人類士兵沒對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楚,需要規劃角色的,是十三氏族的吸血鬼們。

    十三氏族最初被分配到戰斗職責的氏族有三個,以血液增殖著稱的布魯赫,以身體可以融合其它物種戰斗器官著稱的茨密希,以及,自稱于人類文明出現以來,就是人類文明擴張最大威脅的,呵呵呵,大家能想到的,沒錯,岡格羅。雖然沒人指望岡格羅在正式戰斗中做什么,但只要岡格羅能在野外,給那些土著的印安部落制造麻煩,大家有就滿意了。

    是的,從一開始,大家就沒怎么看的起岡格羅氏族。

    但,岡格羅戰斗氏族的稱號在十三氏族還沒到這片大陸前,就被剝奪了。被托瑞多。

    因為在海上,吸血鬼們見識到了海中的掠奪物種,海妖。人類士兵,呃,零戰斗力。但吸血鬼們,也沒有什么在陸地外戰斗的經驗。當時的托瑞多,扎克瑞·托瑞多,在誰都不想當那個惡人推同盟出去的時候,想了個‘好’主意,抽簽決定三個戰斗氏族誰去試水。

    扎克,抽出了岡格羅,圓滑的對岡格羅氏族說這正好證明他們能力的時候。戰斗的結果是,岡格羅的潰敗。

    岡格羅氏祖,‘恨’扎克。不是因為他自己的自尊心有問題,而是他被扎克瑞·托瑞多推到了必須要證明自己自尊的地方,然后被當成了什么都證明不了的笑話。至此,這位岡格羅氏祖對人不對事,只要和扎克有關,一定先自尊,然后把扎克變成玩笑!

    如何操作?如上。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