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9 上午的與下午的
    正文

    下了一周的雨終于停了。想-免-費-看-完-整-版請百度搜-天光撥開烏云的那一刻,格蘭德生活區的員工們立馬涌出,離開格蘭德……

    別擔心,他們不是‘離開’離開格蘭德,只是出門排解一周陰霾的潮濕感。這些員工可不是曾經的社區改造項目,他們是自由的,人生的三大區塊——工作、生活都在格蘭德是事實,但沒人逼他們娛樂也要在格蘭德。

    沒一會兒,生活區基本上就空了,留下的,除了有工作任務的,就是……按順序來吧。

    首先是貝恩一家,他們大概半個小時后就也離開格蘭德了。他們在搬家。

    搬家公司的車停在格蘭德后院,車廂里一半的空間都沒嬰兒用品堆滿,大多數都是扎克送的——格蘭德里有誰來看亞當都會帶一堆東西,亞當用不上,不如送自己人。

    貝恩的妻子倒也是真不客氣,扎克送什么她就收什么,也沒疑問,樂呵呵的接了后:“過兩天家里收拾好了請格蘭德先生來我們家做客。”

    扎克的第一反應是拒絕,人類社交中的做客,多數情況都包含飯局,對吸血鬼來說有些麻煩。但人馬上接了一句,“派對。貝恩也有些以前工廠(赫爾曼)的老朋友,自從工廠關閉大家各自謀生后也都沒有聯系過了,這個機會請來大家好好聚聚。”

    扎克馬上就懂了。說是派對,不如說是……顯擺。貝恩那些沒有聯系過的‘老朋友’們,恐怕無法想象一份在殯葬業的工作能讓貝恩的家庭重新振作起來吧。這份派對邀約,是請扎克去做吉祥物的~

    能想象吧,扎克這個格蘭德老板如果到場了,即使有些人不屑于殯葬行業,也不好在派對上表達出來了。大家只能‘真真正正’享受派對,恭賀貝恩一家的喬遷之喜~

    貝恩這個妻子,是真的有智慧!扎克同意了,“那我等著你的邀約了。”

    貝恩的妻子微笑的退開,把扎克讓給了貝恩。

    “今天之后,我就沒辦法幫你了解生活區的員工們在想些什么了。”貝恩有些失落的樣子。他已經把幫扎克盯著生活區員工的動向當做自己的工作之一了。

    扎克笑了笑,不介意的擺擺手。第一批中途之家前罪犯的時候,貝恩的這份兼差還有點兒用,至少在還是人類的老漢克明著和生活區的員工和扎克對著干的時候,貝恩能當個‘間諜’~到了第二批中途之家前罪犯的時候,貝恩的兼差就已經沒效果了——老漢克和扎克‘和解’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人邁爾斯和稀云搞事都直接杵在扎克的臉上搞的,貝恩根本跟不上。

    現在這批由自由的前罪犯和外地異族構成的員工組合,呵呵,貝恩就更別想發揮什么作用了。

    貝恩或許沒細想這些東西,但這次搬家,其實對他來說是最好的人生選擇。

    “但這幾天……”貝恩突然警覺了一下,拉著扎克遠離一點兒閑雜人等,“我還是有發現一些這些新員工之間的,恩,問題。”他還壓低了聲音。

    “什么問題。”扎克已經撇到了在生活區前廊坐著的斯考特和米羅,他們并沒有工作,但顯然兩人都沒有要出門玩兒的心思,像兩個等死的老頭兒,無神的癱在長椅上看搬家公司的人進進出出。

    “這些新員工們出現了個‘情勢’,我不覺得是好兆頭。”貝恩沒打算賣關子,“他們自己把自己分成了兩個陣營,一邊是‘上午的’,一邊是‘下午的’。”貝恩是擔憂的語氣,“就是他們面試的時候,我們安排的外地異族上午來和人類前罪犯下午來的陣營!”

    扎克還在看生活區前廊上的斯考特和米羅,“弄兩陣營出來是想干嘛?打架嗎?”

    “呃,不是。我擔心的就在這里了。他們并沒有要對抗的意思,只是平時說話做事都分的很清楚!過分清楚!”貝恩估計是為了解釋的更清楚些,“這幾天已經有好幾個人跑來找我要求調班,說不想和‘上午、下午的’人排在同一班!在公共區活動的時候也是,‘上午的’人扎堆的時候就絕對沒有‘下午的’人過去,反過來也一樣!這種分的清清楚楚的情況我真心覺得還不如他們抱團打一架!”貝恩的擔心,呵呵,是——“太不利于格蘭德的內部團結了!”

    扎克笑了,挺感恩的。貝恩是個好員工,他知道格蘭德對這些新員工的期許是忠誠,而誰希望忠誠的手下相互撕裂呢?

    “那他們兩個算哪個陣營的?”扎克示意了一下后廊上的斯考特和米羅。

    貝恩的臉皺巴起來了,“上午的、下午的這兩個詞就是從他們嘴里出來的!”不爽的,“這兩個家伙一直在一起,然后又不好好和人解釋他們到底什么情況!還在到處說莫名其妙的話,什么‘作你們的教訓’!呃,最無語的是居然也沒人去追究到底怎么回事,反而所有人都開始站陣營,和對面的人分割開!我真是想不通!”

    扎克挑了下眉,是和貝恩有一樣的疑惑。不過啊,扎克是格蘭德的老板,扎克有問題的話,問就行了~

    點頭告訴貝恩自己了解員工的情況了,讓貝恩去幫他的妻子,扎克自己走向了生活區的前廊。

    兩個‘老頭兒’是看著扎克過來的,但都無動于衷。

    扎克看著兩個人的坐位也是覺得好笑,正好在中間留了個空位,扎克坐向了這個空位,“你們在給其它員工做教訓?”

    沒人回答扎克。

    扎克先側向了米羅,“你那邊我能理解,沒誰愿意向別人解釋自己的存在方式,特別是這解釋會產生連帶的責任。”扎克說的很空泛,但大家自行帶入米羅這個異族就好,“你的教訓就是,呵呵,除非你們這些‘上午的’準備好了向‘下午的’解釋他們不曾想過的一切,就別多嘴,多遠點兒。我理解的對么~”

    米羅撇了下嘴,一副不想理扎克的側開了頭。

    扎克只能轉向看斯考特,“你那邊我就不太能理解了。對‘下午的’你們來說,這些‘上午的’充其量只是一幫外地人而已,排斥他們有什么好處嗎?你的教訓是什么?”

    斯考特的眼角抽搐了一下,也側開了頭,同樣一副不想搭理扎克的樣子。

    扎克的疑問不會有答案了?

    不。

    還有一個在生活區的……‘人’。

    加爾文走出了生活區,瞇著眼看一眼太陽,讓道給搬家公司的工作人員時,很自然的就挪到了扎克三人這邊。

    “‘下午的’人不是傻子,他們知道‘上午的人’在隱瞞什么東西。而且他們不喜歡‘上午的人’的態度,仿佛更懂格蘭德的態度。”加爾文點了只煙——這是扎克教他的,學一個壞習慣,更容易被別人當做‘人’。“外地人的身份讓‘上午的人’更自然的帶有一絲‘未知’的感覺。大家其實都明白格蘭德有灰色屬性,‘上午的人’越隱瞞,‘下午的’人越有危機感。然后米羅24小時跟著斯考特的事實,更制造了一種碰上就甩不掉的感覺。綜合這一切,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危機感,變成了自我保護,于是……”一彈煙灰,“兩邊人就自然而然的分開了,干脆互不往來,大家的生活都輕松點兒。”

    扎克看著加爾文,“我讓你來生活區是讓你觀察人的生活的,不是讓你給我分析員工心理的。”

    加爾文看向了扎克,“不用謝。”一半都沒抽到的煙丟掉,下了后廊,“我出去晃一圈兒,嘗試一下他們說的‘購物’……”

    扎克扯著嘴角,“你帶錢了嗎?”

    “帶了,兩毛。”仿佛炫耀的從口袋里掏出,“我撿的。”這家伙對人類的物價沒有一點兒概念!

    扎克搖著頭,起身掏著口袋,準備把自己的錢包給這位氏祖……扎克左右一偏頭,“你們兩個沒事對吧。”錢包收回,“去跟著加爾文,回來后我要他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的報告。”

    巴頓奇幻事件錄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