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巴頓奇幻事件錄 > 15 最強的我
    辦公室里的電話再響,但沒人想要去接,都深陷各自的情境中無暇理會其它。最后居然是格蘭德一樓展示廳里的貝恩,默默的上來,接了電話,“格蘭德殯葬之家。”

    “貝恩?”聽筒那邊的聲音是露易絲,“扎克呢?”

    “他和本杰明在……說事情。”貝恩往空了的走廊看了一眼,主臥那邊的門依然關著,“需要我叫他嗎?”

    “需要。”

    貝恩后悔上來接這個電話了,但這世上沒有反悔藥,“你等等。”聽筒放到一邊,貝恩皺巴著臉走向格蘭德主臥。

    在門口猶豫了半天,正要敲門,另一邊的娛樂室門開了。昆因夫人率先一步走出,看了一眼嚇了一跳的貝恩,沒有要理會的意思,倒是撇著嘴,“外面這些人呢?什么時候走的?”昆因夫人的提問落向了一個實際問題,“瑞文奇呢?他也走了嗎?我怎么回西區?走回去?”

    昆因夫人身后出來的凱文·勒森布拉,他陰著臉,并沒有提議送昆因夫人回去,絲毫沒紳士風度的快步離開。隨后是絲貝拉,居然和凱文類似,只是皺了下眉,什么也沒說的就透明了身體,然后完全消失不見,倒是便利。

    昆因夫人在走廊里站了一會兒,仿佛一時不知道該干什么——就這么離開格蘭德是不可能的,除非想要明天的報紙頭版是《昆因復活!!》。

    “你會開車么。”昆因夫人突然看向了貝恩。

    “我,我?”

    “對,你。”昆因夫人怕是連貝恩叫什么都不知道,“送我回巴頓莊園。”話一說完,昆因夫人就真的走在了前面。

    在巴頓,西區人對個平民說為我做個事情,還真不需要等回應~更不要說,昆因夫人是西區吸血鬼!

    但是,昆因夫人走了兩步,發現貝恩并沒有跟上。皺著眉回頭,也不說話,就是看著貝恩。

    “啊!”太丟人了,貝恩居然不自控的驚叫了一聲。其實也怪不了貝恩,要說在巴頓哪種平民最明白西區人對自己人生的掌控力,就是貝恩這種——曾經的貝恩也是在西區人手下工作的,赫爾曼工廠,對么。工廠說關就關,生活說完蛋就完蛋,這就是西區人對平民的影響,無比現實。貝恩還算穩的,只是被嚇到而已,他沒忘記自己站在這里的原因,“對,對不起夫人!我還有事情要做!”

    昆因夫人轉回頭,聲音有點兒不耐煩,“扎克不會介意我借一下他的員工。”懶得多說的再次往前走兩步。

    貝恩還是沒有跟上。

    昆因夫人眉再皺一些,這轉頭都有些緩慢了,看向貝恩的眼神已經有些陰沉,“我會給你小費。”呃,這不是什么昆因夫人在表現慷慨或調解氣氛玩笑話,而是告訴那個依然站在原地的人類,這是你最后的機會。

    “昆因夫人嗎?”非常微小的聲音,貝恩是聽不到了,但昆因夫人聽到了,從辦公室里桌上的聽筒里發出。是露易絲在聽筒那邊聽到了同樣微小的背景音,而發出的疑問。

    昆因夫人看了一眼辦公桌上的聽筒,又看了眼貝恩,馬上明白貝恩為什么不動,皺著的眉馬上展開,不至于笑,只恢復為了面無表情,“你可以回去工作了。”然后走向了辦公室,拿起了聽筒,“露易絲?”

    貝恩在主臥門口呆了一會,急速跑走……以后有事沒事都不上樓!貝恩做了決定。別管這個小員工了。

    昆因夫人接起聽筒那邊,露易絲語速很快的,“扎克出什么事了?為什么我似乎聽到你說好像很多人來格蘭德了?”

    昆因夫人沒廢話,“今天早上扎克和杰西卡談事情的時候突然受傷,損失了很多血。消息傳出來后大家都跑來格蘭德看熱鬧了。”呃,這敘述……

    “受傷?”露易絲語速放緩下來了,“杰西卡能傷到扎克?”主要是聽到的內容太莫名,不想浪費情緒,問清楚再說。

    “不是杰西卡,是扎克自己,好像是控血控出問題,血管爆了。”

    呃……

    昆因夫人還沒有說完,這莫名歪掉的敘述繼續,“你也不要擔心。”昆因夫人居然還知道安慰露易絲,“也不是第一次了,聽本杰明說以前就有一次,沒有大礙。只是這次傷到了杰西卡,那個惡魔故意說出去了而已。”

    聽筒那邊的露易絲……安靜了一會兒,好像不知道該說什么。

    昆因夫人握著聽筒,將歪掉的話題,往更歪的地方帶了,“你真的不需要擔心。就是惡魔故意給自己搏關注而已,哼,‘被托瑞多誤傷了’,在現在這個時間點,真是便利。”這……似乎是一句是吐槽,但卻是一句好吐槽——昆因夫人接下來的話,解釋了為什么這次來格蘭德的人,真的都一副吃瓜狀的原因,“現在已經沒人再關注岡格羅氏祖廢掉了一個惡魔契約者了。這手轉移注意力,玩的好,就不知道是杰西卡的主意,還是扎克的了。但無所謂了,效果夠好。”

    露易絲再次安靜了一會兒,“岡格羅氏祖廢掉了一個惡魔契約者?”問別人陳述的句子沒有意義,露易絲要問的并不是這個,而是,“巴頓現在發生了多少我不知道的事情?”

    昆因夫人握著聽筒,擬人的嘆了口氣,是為了把共情明確的傳遞給遠在世界另一端的露易絲,“很多。但沒有什么需要你擔心,巴頓有我,艾米莉亞和‘將軍’。”昆因夫人還隨便往生活區的方向看了一眼,“我們能處理好‘托瑞多’。”這‘托瑞多’是泛指了,是氏祖、是氏族,也是自己。

    昆因夫人的話題,轉的很順暢,“你在那邊也一樣。”說起來,都是同輩,都在為這個泛指的‘托瑞多’努力著。

    露易絲仿佛想起了什么,“呃,差點忘了。我有事情要找扎克說,但……算了,聽起來你們已經夠忙了。幫我告訴扎克,隱秘聯盟找共和政府談判了,內容是如果共和政府愿意主動驅逐政府中已經存在的所有托瑞多,凡卓就把布魯赫借給共和政府清繳異族。”

    昆因夫人挑了下眉,“我雖然沒太關注過共和的情況,但把自己最強的戰斗力借給別人,隱秘聯盟是瘋了么?”

    “如果你知道共和現在的情況,就不會這么覺得了。呵。”露易絲在笑,“隱秘聯盟現在在共和的形勢,‘無限光明’~”露易絲的笑意,讓人沒法用字面意思理解這句話,“所以我自作主張,已經帶著伊萊和伊恩,和帕帕午夜、普奇暫時分開,讓共和政府接受隱秘聯盟的條件。我不是找扎克商量的,我只是通知他,未來一段時間,我會帶著共和托瑞多集體消失,一切都在順利進行,讓他不要擔心。”

    昆因夫人也是干脆,“好,我會傳到話。”

    電話結束。讓我們回到主臥……不。我們應該充分利用一下看故事的上帝視角帶來的優勢。

    讓我們,去看隱秘聯盟。

    共和的現在,是午夜,深夜~但隱秘聯盟中,是一片歡騰~為什么?因為勝利是值得慶祝的啊~

    也不用浪費時間去關注那些無關緊要的人,我們去找熟人~

    邁爾斯看著手中的酒瓶,杯中的液體鮮紅如血……不,這就是血,凡卓的血。這是賞賜,是功勞后得到的獎勵~

    邁爾斯的功勞?邁爾斯給隱秘聯盟帶來了共和政府培育了大量托瑞多后裔的情報呀~

    邁爾斯已經捧著這瓶酒幾個小時了,他有被‘喝下它你就能變成最強的你’誘-惑-,但克制住了。雙面人的基本素養——邁爾斯知道他所求的真正獎勵是什么。而在這個過程中,來到自己手上的所有‘誘-惑-’都是他的籌碼。

    邁爾斯自己,是絕對不會喝這份獎勵的。他要留著,留著給……

    “哈!你在這里!我找你好久了!”扎格爾走向了邁爾斯,“咦?你沒有喝下凡卓給你的血嗎?”

    邁爾斯搖頭,拘謹的微笑,“我感覺我并不配得上這獎勵,談判的是你,我什么都沒做。”手里的酒瓶非常干脆的遞向了扎格爾。

    扎格爾沒有接,但眼睛已經離不開被杵到自己面前的酒瓶了,滿溢笑容的,“你是共和政府往聯邦西部輸入大量托瑞多后裔的重要證人,是你讓談判桌上的這份國際丑聞的威脅坐實~你的功勞很大~”

    邁爾斯抓起了扎格爾的手,把酒瓶塞到了扎格爾手里,拘禁的笑容變成了堅定,“那是你用的好,我只是逃命的人,是你找到了我的用處!這獎勵應該是你的!”教科書式的投其所好~

    扎格爾的笑容燦爛如花,“那……我就收下了~”

    三秒后。邁爾斯看著撫摸著酒瓶的扎格爾,“你不喝嗎?”

    “啊~不~”扎格爾撫摸著酒瓶的手仿佛是在撫摸情-人-,“之前那瓶就喝的太急了,我都沒有享受到,這一瓶~呵呵,我要留著慢慢品~”

    邁爾斯回應以微笑,繼續教科書式的投其所好,“呵呵,慢慢品好啊~說起來,‘最強的自己’,是什么樣的?我怕是沒機會再獲得這種獎勵了,你和我講講唄~”

    扎格爾喜歡這個話題,“每個人都不一樣~畢竟每人各人最強自己的想法不同~”

    “從沒想過最強的我是什么樣的。”邁爾斯的臉帶著自嘲,晃晃頭不去想虛無縹緲的東西,“你的是什么樣的?”

    “最強的我?”扎格爾的回答,超簡單,“是扎克瑞·托瑞多~”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