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玄幻奇幻 > 九劫道生 > 第1022章 找上門來
    如今身份水漲船高,說話也有底氣,即便如今神界被毀去**成,實力大損,但江源不相信李玉鑒敢在這里動手。伏羲宗與神龍一族的關系雖好,卻也是長輩之間的關系,哪里容得他在此處放肆。

    李玉鑒也深知這一點,對江源只是出言震懾,并沒有做出實質性的手段。

    而圣辰閣之內,侍奉憶靈的那群女孩見江源擋在李玉鑒和眾多伏羲宗高手面前,不少被江源的英姿所吸引,春心蕩漾。

    她們從小就在圣辰閣長大,沒見過幾個男人,就算見到的也都是高高在上,她們在其面前只敢低頭。而今日憶靈不在,有人來鬧事,她們一下子沒了主心骨。直到江源出面,不少人才反應過來,如今圣辰閣有男人了。

    “江源,廢話少說,趕緊把我的寶物交出來,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李玉鑒冷聲說道。

    這種沒有技術含量的威脅,江源怎么會看在眼里,冷笑一聲,不屑道:“李玉鑒,你嚇唬誰呢,幾個時辰前咱們那一戰這么快就忘了?手下敗將也敢叫囂,這里可不是起源龍臺,動起手來,沒有力量能護得住你。”

    “江源,你嚇唬誰呢,誰不知道你貪圖赤血焚天龍神的寶物不成,卻被寶物反噬,神界毀掉大半。最后那一戰若不是魔沅相讓,這個護衛哪有你的份。如今的你不過是沒了牙的老虎,還敢囂張!”李玉鑒同樣一臉不屑的模樣,說道。

    江源眼珠一轉,點頭說道:“好,你要寶物是吧,我給你,拿上寶物趕緊走,別嚇到圣辰閣的姑娘們。”

    江源這句話說出,無疑讓圣辰閣的女子們對他又多了幾分好感。

    李玉鑒倒是納悶,江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好說話了,本想再威逼利誘一番,可沒說兩句就妥協了。

    “莫非是因為他如今實力不濟,因此為人也低調收斂了許多?看樣子他是個聰明人,知道好漢不吃眼前虧的道理。”李玉鑒心中猜測。

    可他正思索間,江源隨手從神界中摸索出了一樣圓盤似的東西,隨手丟在地上。當圓盤落地的瞬間,一下成了兩塊,斷口整齊,像是被刀劍齊齊切開一樣。

    李玉鑒眉頭微皺,疑惑道:“這是什么東西?我的寶物呢?”

    江源雙手一攤,一臉無奈道:“這不就是嘛,剛從你手里奪來沒多久的天機盤,現在物歸原主。不過好像出現了一點破損,這事你可怨不得我,是南梓偉一劍斬開的。我現在窮的叮當響也沒辦法賠償你,拿著這兩半去找南梓偉,他可是富得流油,沒準兒能換一件神器回來呢。”

    李玉鑒臉上陰沉,大手一揮將兩半天機盤卷起,丟進了神界之內,怒道:“江源賊子,竟敢毀我寶物,還強詞奪理,真當我是傻子嗎?其他幾件寶物呢,趕緊交出來!”

    “什么其他寶物,我只從你手中奪了這一件天機盤,現在還給你了,還想要什么?”江源不悅道:“我明白了,李玉鑒,你莫非是想仗著人多敲詐我的寶物不成?口口聲聲喊著賊子,我看你才是賊喊捉賊。”

    “你若是不交出來,別怪我不客氣。”李玉鑒冷聲說道。

    江源笑了笑,手掌一翻,一條金色的繩索出現,被江源握在手中。李玉鑒神色緩和,伸手去拿,可還不等碰觸,江源念動口訣,束仙索當即飛起,出其不意之下把李玉鑒捆了個結實。

    一旦被束仙索困住,太易起源之境以下很難掙脫,除非突發奇招,讓江源自亂陣腳,否則根本沒機會。

    見李玉鑒出丑,圣辰閣的一眾女子對著他指指點點,嬌笑連連。被一群女人嘲笑,李玉鑒也忍不住,也不管所在何處,情景如何,當即怒道:“你們還等什么,沖上去拿下江源,逼他拿出寶物!”

    李玉鑒身后十幾人都是隨他一同前來的伏羲宗強者,最弱的一位也有太初起源之境圓滿境,甚至還有不少太初起源之境究極境。這樣的一群強者,就算是江源恢復巔峰也奈何不得。

    可他早有打算,如果對付不了對方,江源也不會把李玉鑒惹怒。

    當那十幾人沖上前來的時候,江源施展縹緲仙蹤猛退數步,進入圣辰閣的范圍當中。大手一揮,那半塊玉佩閃過一道璀璨的星光,禁制大開,把十幾人彈飛出去。

    “可惜我這半塊只有禁制和防御靈陣,其他陣法都在憶靈那半塊上,不然把他們困在此處,以殺陣威脅,逼迫他們交出自身財物,豈不美哉。”江源心里盤算著。

    李玉鑒暴跳如雷,被束仙索困住,就連自身起源之力也被封住了大半,怒道:“江源你這個縮頭烏龜,有本事出來一戰!”

    “哈哈哈,李玉鑒,說你傻你還不承認,這么多老家伙欺負我一個,如果是你,你會站在那挨打?想讓我出來一戰是吧,好,那我們兩個單挑,任何人不得插手,你覺得如何?”

    “哼,打可以,你得先把我的寶物通通還給我,不然我拿什么跟你打。”李玉鑒也耍了個小心思,江源若是把寶物都還給他了,他還打什么,直接拿著走人。

    江源笑道:“李玉鑒,你是不是記性不太好,剛剛我不是已經還給你了嗎?你該不會說這束仙索也是你的吧,既然如此,你倒是念個口訣讓它松開啊,何必現在被捆成粽子。”

    “你!”李玉鑒心中怒火中燒,可江源偏偏油鹽不進,軟硬不吃。正當他猶豫的時候,只見江源從神界內取出九九八十一支天雷旗,分給了身旁的一眾女子。

    “各位姑娘,我江源初來乍到沒什么好送你們的,這天雷旗乃是我親手打造,九九八十一支同命共生,能夠組合成一套九劫天雷陣,威力倒也說得過去。以后若是再遇到這種來搗亂的,我和憶靈都不在的情況下,你們就可以用這一套陣法對付他們。”江源說道。

    “江源,你這個無恥之徒,那是我伏羲宗的天雷旗,你竟敢分發給這群賤婢!”李玉鑒喊道。

    被稱作賤婢,那群女子也紛紛露出不悅之色,其中一位走到江源身邊,輕笑著說道:“江公子,我們還不曾見過這陣法的威力,若是施展起來傷到自己可如何是好。不如就由江公子先演練一番,讓我看見識一下。”

    江源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心中暗暗贊嘆這女孩聰明伶俐,點頭說道:“好,姑娘既然開口,江源自然滿足,九劫天雷陣!”

    轟隆!

    九九八十一支天雷旗沖天而起,經過神雷洗禮化作了,九九八十一桿雷霆大旗,把李玉鑒和那十幾人包圍在陣中。催動之下,神雷翻滾,陣中之人遭受五雷轟頂,那十幾位神王雖不會受傷,但也頗為狼狽。

    神雷轟擊了片刻,江源意念一動,瞬間漫天雷云消散,天雷旗收起,重新化作小旗懸浮在江源身邊。操縱流暢如行云流水,收發自如,引來身旁女孩們的一片叫好聲。

    “江公子年紀輕輕不僅實力不俗,而且對陣法有這么深的研究,真是英雄少年啊。”

    “恐怕也只有親手打造這天雷旗的人,才能對天雷旗的掌控如此熟練。剛剛竟然還有人大言不慚的說天雷旗是他們的,卻被神雷劈的狼狽不堪,真是好笑。”

    “江公子不跟他們一般見識而已,還不趕緊離開,真是不識好歹。”

    這群女孩損起人來也是一個比一個狠,她們平日里溫柔,那是對憶靈的。李玉鑒竟然罵她們賤婢,這如何能忍,一人一句把李玉鑒和一眾伏羲宗高手損的無地自容,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李玉鑒在伏羲宗何時受過這種氣,一時間失去了理智,怒道:“都還愣著干嘛,趕緊出手破開這該死的防御,把江源和這一眾多嘴的賤婢抓出來!不必害怕,出了事有我扛著。”

    這群人紛紛出手,各自施展渾身解數,武技神通,五彩繽紛的招式落在防御之上。聲勢浩大,大地出現陣陣顫抖,可圣辰閣的靈陣又豈是擺設,就算神皇出手都不一定攻的破。

    “江公子,我們是不是太過分了,鬧出這么大的動靜,肯定會驚動龍衛軍的。”一位女子皺著眉頭,暗暗擔憂。

    江源輕輕一笑,說道:“放心,龍衛軍如果要來早就來了,不會容忍他們放肆到現在。我現在擔心的是咱們圣辰閣的防御如何,能不能扛得住他們的輪番攻擊?”

    “江公子請放心,圣辰閣內的禁制與靈陣堪比太古神器之威,別說他們,就算神皇來了想強行攻破也是難事。”一位女子說道。

    既然這樣,江源就放心了。

    十幾人越打越心慌,圣辰閣的防御根本破不開,反倒引起了不小的動靜。到時候引起了麻煩,一個李玉鑒又怎么能扛得住。

    想到這里,十幾人對視一眼,開始收手。不過此刻也為時已晚,不遠處出現一股強橫的氣息,瞬息而至。十幾人只感覺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掌控,從空中跌落下去,趴在了地上。

    下一刻,一位身著金色龍紋鎧甲的男子出現,威風凜凜,霸氣不凡。沖著陣法之內的江源抱拳說道:“江公子,卑職來遲,讓您受驚了。”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