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四小說網 > 女生頻道 > 喪尸不修仙 > 第一千八百五十八章 我在求你呀(二更)
    夜溪想試一下黃泉路,看能否直達無器魔窟。

    閉目在黃泉路上走著,心中專心想著無器魔窟,漸漸有傳送的感覺,一喜,成了。

    突然一股空間之力洶涌而至,覺察時已晚,正擊在她心口,嘭的整個人被擊了出去。

    哇的一口鮮血吐出,來不及看身處何方,昏厥過去。

    幸好無歸及時出來,抱住她,目眥欲裂。

    “夜溪——”

    鳳屠同時出現,卻是撈起她的血,一滴未失,看眼下方,驚出一頭冷汗。

    要了老命,怎么出現在這里?

    吞天和火寶焦急,卻看不懂鳳屠微白的臉是什么意思。

    刎只看好戲:“嘖嘖,這運氣——差點兒把自己埋墳里。”

    吞天低頭一看,頭皮發麻,僵著聲音請教:“尊大人,這是哪兒呀?”

    刎:“墳淵。”

    什么鬼?

    吞天和火寶皆是茫然,可見這又是一處不對平民開放的神秘之地。

    無歸冰冷著臉:“尸骨埋藏處。”

    兩人懵,神族還有亂墳崗?

    “當然不是普通的尸骨,大奸大惡為非作歹七罪六欲...總之,臟的臭的不好的,全往這里丟。”

    兩人一個不好,還真是亂墳崗。但凡人都知道,惡人的尸首丟在一起易滋生厲鬼,神...不是那么簡單吧?

    無歸:“地底有東西,需要這些來鎮壓。”

    以惡制惡?

    鳳屠握著夜溪的血道:“所以,經久下來,這里變成一處極惡的隱秘之地,上神界人人盡知,但人人不會來。凡是進入這里的活物——”

    吞天一個不妙:“出不去?”

    “倒也不是,不然誰來丟垃圾啊。只是需要小心再小心。”鳳屠將手里夜溪的血塞嘴里確保咽干凈了,才皺著臉道:“一旦被下頭東西抓著一點鮮血毛發之類,那才真是走不出去了。”

    夜溪的血怎么又變味了?不過還是怪怪的不好吃啊。

    火寶:“結界——”

    “不行。”鳳屠忙阻止他:“泄露了神力的氣息也不行。”

    兩只立時不敢動,萬幸,他們沒有亂用神力。

    這時,只聽刎嗤了一聲:“幾個小鬼懂什么,就憑你們大大咧咧早該被下頭記住了。放心,現身之前我已隔絕外界,不會有事的。”

    說完,看無歸一眼,年輕人,你還有得學。

    無歸拉直唇角,是他還不夠細心。

    幾人不約而同下望,只見下頭灰氣彌漫如汪洋,漩渦遍布浪頭高懸,那并不是真正的汪洋,而是無數惡氣凝聚。

    海量的惡氣,望一眼,心神不定之人便會被拖拽下去變成里頭一份子。

    吞天忙抬頭,按著心口深深一吸。方才,他眩暈了一下。

    火寶問他:“你沒事吧?”

    他是沒感覺到什么,只是厭惡。

    刎看了眼,笑了笑,這小火精,倒是養得干凈。

    無歸沉聲:“我們出去。”

    夜溪被傳送途中的偷襲重重傷了神魂,陷入深度昏迷,他急于出去檢查。

    刎沖他點點下巴,你來。

    既然刎說了他出手隔離,無歸便放心的使出神力,跳,跳,我再跳...

    紋絲不動。

    面色難看。

    盡管知道自己空間造詣不如無歸,鳳屠也用全力一試,結果顯而易見。

    吞天火寶便不用試了。

    四個眼巴巴的看刎。

    刎譏嘲道:“求我呀。”

    噗通——

    吞天火寶一左一右抱大腿,扭著身子搖:“求~你~了~”

    刎一寒,老子是想折辱你們丫的,這么沒氣節好嗎?

    火寶眨巴著大眼睛:“夜溪說了,咱是一家人~”

    一家人嘛,他們早看慣了夜溪和小姐妹們求來求去無下限的模樣,根本沒心理負擔的。

    刎沉默,驀然回想起在封印中夜溪求自己那時候,果然,物以類聚。

    但他還是傲慢的去瞥無歸鳳屠。

    就見兩人目光下移明顯是在瞄他腿部的空缺。

    就知道!

    “拉好了。這就出去。”

    刎沒好氣,好不容易一個抖威風的機會,結果...

    手拉著手結成一個環,一閃出了去,外頭霧蒙蒙看不清是哪里,但周身的氣息是安全的。

    無歸忙給夜溪仔細檢查,發現她小宇宙有被重擊的痕跡,只是劇烈震蕩了下,猝不及防才疼暈的,休息過來自然無礙,松了口氣。

    刎也想貢獻一分力量,可惜啊,無歸是因為關系特殊才能內視,他卻是什么也看不透的。

    又把竹子暗罵一頓。

    有本事護你徒弟到天荒地老。

    納悶:“她不是與地府關系很好?怎么突然被攻擊?”

    雖然神界陰冥壓制大,他們不能在空間里看到外頭,但根據時間推算,還有變故一瞬間的感覺,刎可以推測出是在陰界向陽界傳送的時候出了問題。

    這個問題,夜溪自己都不能給出答案。

    只能說,倒霉催的,前腳才被府君警告不要輕易嘗試,后腳非得作死試一試,試吧,差點兒死了吧?

    夜溪狀態無大礙,無歸便恢復了冷靜。

    “咱們先向無器魔窟去。”

    “尊大人~”火寶猛的墩身抱刎大腿不放:“尊大人神通廣**力無邊——嗖一下帶咱們過去唄。”

    刎后悔了,后悔不該讓他們求他,給這個小東西開啟了無賴的大門。

    “想什么呢,傻子才用空間術趕遠途。放出畫舫老老實實趕路吧。”

    火寶眨巴眼,大人,您不喜愛我了嗎?

    刎:“...”

    畫舫飛向無器魔窟的方向,飛出霧海的時候無歸鳳屠確定了他們的位置,按照畫舫速度,到無器魔窟最快也要十年。

    臉都綠了。

    趕個路都要花十年,在他們真是新奇而無趣又厭煩的體驗。

    刎端著架子教訓:“一看你們就沒吃過苦,十年算什么,我年輕的時候多的是花費幾百上千的時間在路上去尋找那么一點點的東西。十年,太短,千百年才是常態。你們真是被好運氣慣壞了。”

    眾人都不喜他高高在上的態度,可他的話不無道理,世界有多大,路就有多長,在仙界或是下界他們能瞬息而至呢,可現在讓他們回去他們愿意嗎?

    不愿意。眼界打開了,回去就不可能了。

    同樣,好處得了,能不付出代價?

    換到以往,給器升個級是十年百年能做得的?期間花費時間不說還有心血呢?在這里,往無器魔窟一放,只要你花點兒路上的時間要求過分嗎?不過分。

    “那尊大人,閑著也是閑著,不然你給我們講講你年輕時候的英雄事跡?”火寶祈求。

    自從抱了兩次大腿,他單方向的認為他與刎的關系特別近了,很自如的提出“講那過去的故事”的親密要求。

    刎低頭,運了運氣:“以后!不準!抱我!大腿!”

    火寶搖了搖:“我在求你呀。你不是喜歡我求你嘛。”

    刎:“...”

    一旁三只捂嘴笑。

    自此,只要火寶一要和刎說話,首先去抱大腿。

    刎有了防范,沒一次讓他得逞,而火寶敗不餒,堅持不懈著,誓要終有一日把大腿入懷。

    刎:讓他們求他的那個自己,真是腦袋進了翔!
黑龙江十一选五玩法走势图